卓悅創始人全家破產,「10億太子爺」和女明星還能好好戀愛嗎?

香港電影的鬧市街景,隨處可見卓悅招牌

只是曾經火爆全港的美妝集合店,如今日子并不好過,上個月還傳出了卓悅集團創始人全家破產的消息。

美容王國,逆流而建

1991年,34歲的葉俊亨為了支持太太鐘佩云做化妝品生意,與兩個朋友合資,在佐敦吳松街開了一家不到60平方公尺的店,取名卓悅。

因為主攻法國名牌護膚品和香水市場,老板們取了一個法文店名Bonjour,即法文的「你好」。

最初經營的時候,鐘佩云和朋友們親力親為打理,每個月營業額也只有幾千,后來業主大幅度加租,朋友們更覺得劃不來,決定退股另起爐灶。葉俊亨不想看太太辛苦,毅然放棄了其他生意,全身投入卓悅的經營中。

在此之前,葉俊亨已經有相當豐富的開鋪經驗。

葉俊亨祖籍海豐,家中有九兄弟姐妹,他排行老大,10歲時家中長輩在深水埗開設「辦館」(類似雜貨鋪,也是超級市場雛形),他小小年紀就肩負「看鋪」工作,慢慢摸到了做生意的竅門。

如今已少見辦館,成利行是其中之一

十四歲那年,葉俊亨轉讀夜校,全力接手辦館生意,開始擔起養家責任,他對創業一直有執念,覺得「做生意才可賺大錢,令家人生活改善」。

后來,葉俊亨在深水埗開了一家中菜館,在劏房林立的深水埗,葉俊亨的餐館走的卻是中高檔路線,沒想到生意竟然很不錯,穩定經營5、6年后,因為餐館所在的大廈要清拆而結束,葉俊亨干脆轉換賽道,和太太一起搞美妝店。

90年代初期,正是莎莎國際的成長高峰期,但過去做零售和飲食生意的經驗給了葉俊亨信心,他善于把握什麼樣的貨品和服務是客人喜歡的,對于如何擺放貨品和從訂價中吸引顧客也頗有心得。

1996年,他敏銳地察覺到日本美妝正在成為香港人的心頭好,于是他委托居住在日本的朋友入貨,寄到香港賣。

這些包裝精致,售價不高的日本貨在香港果然很有市場,尤其是電睫毛機和撕拉式黑頭面膜,令卓悅聲名大噪,門口天天大排長龍。

葉俊亨開始大量引進日本品牌,像包裝精美的洗頭水、沐浴露、護膚品等等,同行爭相模仿,但卓悅美妝大佬的地位仍無可撼動。

除了貨真價實,女孩們「陷進去」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店里的服務體驗太好了!漂亮的店員姐姐會溫柔地向客人推薦產品,還會傳授一些美妝小技巧,那時沒有抖音小紅書,許多豬豬女孩的化妝第一課都是在卓悅學的。

以客為先,貨真價實,葉俊亨當時很自信:「我們深明滿足客人的需要。」

于是,在亞洲金融風暴席卷香港的1997年,卓悅逆流而上,開了第二間分店,并且很快將業務擴展到了美容纖體方面。

在非典肆虐,經濟低迷的2003年,卓悅甚至利用低租金的環境,增加擴張速度,從每年開2至3間分店增至半年開5間,并且成功上市,獲得17倍的超額認購,堪稱業內奇跡。

「10億太子爺」談戀愛,聞起來都是金錢的味道

卓悅鼎盛時期,葉俊亨身家一度高達12億,躋身富豪行列。

在事業巔峰期,葉俊亨和太太常常因為各種善舉見報,比如2003年非典時,市面上口罩狂加幾十倍,但葉老板堅持「不斂災難之財」,不但不加價,還努力尋找外地貨源,以解口罩短缺之急。

2020年新冠肺炎,卓悅依然堅持絕不抬價

他們的兒子葉韋彤,卻比父母高調不少,因為撒錢追愛TVB女星王灝兒(又名Jw),成了娛樂版的常客。

豪門闊少與圈內女星的故事總是抓馬又吸睛,這一對也不例外。

王灝兒是中菲混血兒,自曝祖上有愛新覺羅正白旗的皇室血統。2006年,她在出道前參加「Spice It Up學園祭歌唱比賽」并斬獲亞軍,還與冠軍鄧紫棋因歌結緣為好姐妹。

王灝兒在內地名氣不及鄧紫棋,但在港樂圈也占據一席之地,《男人信什麼》《原來只因深愛著》等歌頗為出圈。

那時候,王灝兒與「富三代」造型師Mark Ngai拍拖,男方家境不俗,外公王國旌為金融高管,與關之琳有過一段短暫婚史;母親Jeanie則是一家高檔餐廳的經營者。

王灝兒把男友Mark介紹給自己的一眾朋友,其中便包括鄧紫棋。

沒想到,鄧紫棋與Mark越走越近,隨后墜入愛河。

因為時間線過于相近,港媒猜測鄧紫棋撬閨蜜墻角搶男友,后來王灝兒出來打圓場表示「真的想多了,大家都是好朋友」。

Mark卻沒給前女友留面子,分手后在社交平台上轉發貼子,圖上有一句話「美女與野獸教會我們一件事,樣貌不重要,最重要你是有錢人」,疑似暗諷王灝兒拜金。

野獸則被觀眾懷疑指的是葉韋彤,當時他駕駛百萬豪車帶王灝兒出街,戀情因此公之于眾。

葉韋彤與王灝兒也樂于向大眾展示紙醉金迷的奢靡生活。

男方的豪華衣帽間內,名牌球鞋堆積如山。

金毛、金表,再加上高端定制的黃金眼鏡,處處滲透著金燦燦的高調奢華。

王灝兒經常在男友位于沙田九肚山的豪宅舉辦盛大的派對,私人電影院、私人泳池等應有盡有,眾星及名媛紛紛前來捧場。

不僅如此,葉韋彤一家三口酷愛賽馬,同時也都是「馬主」。

葉韋彤曾豪擲700萬港元買下賽駒「一枝梅」,2018年情人節那天,他與王灝兒現身在馬場拉頭馬。

王灝兒甚至把生日愿望讓給「一枝梅」,希望愛馬多為男友贏得比賽,感情穩定的兩人,不時傳出結婚的消息。

年初,她還在網上發合影示愛表示「有些事永遠不會改變。」

在闊少和女明星沉浸式享受人生的時候,葉家的財務隱雷早已埋下。

創業夫婦變「撲水冤家」,女明星豪門夢碎

葉俊亨曾經分享自己的成功之道,是「保持敏銳觸覺,緊貼潮流」,可作為一家靠信息差和價格差成為零售大鱷美妝集合店,卓悅在電商平台的攻擊下業績急劇下滑。

2019年后內地游客減少,更讓長期依靠內地游客錢包的卓悅無所適從。

對內,葉俊亨不善管理的弊端也開始顯現,甚至鬧出了「4千萬騙案」的官司。

事件大概是,一名人事部女經理,利用公司支薪系統漏洞,向自己、同事以及同樣在公司工作的兒子多發薪酬,又利用丈夫的戶口收款,接收卓悅的轉款。

于是,工作7年本該只有90萬薪酬的兒子,戶口共收了1150萬,而女經理丈夫的戶口則接收了卓悅支付的2800多萬。

如此拙劣的貪污手段,居然在七年后才被女經理的下屬無意中發現。一家三口已經獲公司支薪4千萬了……對于一間上市公司來說,簡直匪夷所思。

據女經理說,從她2004年加入公司開始,葉俊亨就經常拒簽文件,葉主席的回應是:不是拒簽,是「唔得閑簽」(沒空簽)。

上市之前,卓悅是私人公司,做事比較松散,沒有太多的程序和規矩,但公司在上市之后葉俊亨卻依然用私人作坊那一套管理公司,甚至在「4千萬騙案」之后,依然固執己見,經營狀況越來越糟糕。

2020年1月,葉俊亨夫婦將持有公司逾4成股權,全部轉讓給第二大股東陳健文。

創業心血賣掉,葉俊亨夫婦還開始賣房、賣鋪,王灝兒很喜歡開party的九肚山豪宅,也被葉家以4100萬港元的價格賣出,而且全部是「蝕本交易」。

著急套現,因為兩人早已債台高筑,去年和今年,都不斷傳出兩人遭提告索償的新聞,光是這些新聞的欠款數額加起來,就超過6億,這還沒有算上利息。

此外,有時還會看到葉氏入稟法院,追討別人欠款的新聞。

總之,這幾年葉氏夫婦化身「撲水冤家」,到處找錢補窟窿,可無論是清盤還是賣樓,這些錢都不足以償還巨額欠債。今年九月,葉氏一家三口遭其中一家債主公司入稟申請破產,案件要到11月才提訊。

破產消息一出,卓悅集團迅速和創始人撇清關系,還特別發表聲明,不要再用「卓悅太子爺」來稱呼葉韋彤了,以免引起誤會。

葉氏一旦破產,不但所有資產及日后收入要攤分債權人,日常生活也要告別奢侈,盡量簡樸。除非有充分理由,連的士都不可以搭,更加不可以買車買樓,買任何名貴物品等等,不必要開支被壓縮到極致。

港劇《撲水冤家》說的就是一對破產夫婦的故事

由奢入儉難,對于過慣奢華生活的葉氏,破產之后的生活,心理生理都面臨巨大考驗。

至于卓悅集團的處境也好不了多少,早在公司易主的時候,就傳出各種拖欠租金、貸款和裁員的狀況。有員工吐槽,店里連冷氣壞了都沒人修,眉鉗賣完也不能補貨……

在員工基本工資都得不到保障的情況下,集團高層還定下了「新零售+科技」的大方向,鼓勵員工轉型做KOL在網上帶貨,自負盈虧,員工紛紛「噠咩」,最后只好作罷。

后來卓悅集團也開始賣鋪和寫字樓套現,填補虧損,償還債務,這種壓力之下,更別說發展內地市場了。

結語:

卓悅創始人的發達故事,很有90年代香港創業者的縮影。

創業初期的葉俊亨有《創世紀》葉榮添的影子,有膽識,有魄力,有夢想,也有靈敏的市場觸覺,所以能劍走偏峰,逆流而上。1997開分店,2003上市,這些都不是單純的運氣或者時勢造英雄。

遺憾的是,當他的企業進入到更高階的商業世界后,他卻缺少了企業管理和資本運作的專業能力,被指出工作態度應該改變,他還固執地說「我不需要改變」,于是漏洞越捅越大,財務狀況一片混亂……

如果說葉榮添的破產是因為商業斗爭棋差一著,那葉俊亨就是被時代狠狠淘汰的例子。

真正的老錢,因為知道商場險惡,對于子女教育不敢怠慢;一些白手起家的創業者,也深知自己能力有限,會悉心栽培自己的下一代接手商業王國……而葉氏夫婦的兒子顯然指望不上了,在夫妻倆為巨額財務忙得焦頭爛額,到處撲水的時候,他們的「十億公子」正沉迷于和女明星開派對,拉頭馬……享受家族最后的風光。

商海浮沉逾半生,王國傾倒于旦夕,從《創世紀》到《撲水冤家》,如今的唏噓處境,不知當年在佐敦守著小小美妝店的小夫妻是否能夠預料?

習慣金迷紙醉的女明星,又是否能返璞歸真,堅持真愛無價?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