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心念念的單扛,《內幕》與《潛行》,兩大巨頭的不約而同

單主角敘事電影,被一些「影迷」認為,是演員的個人「單扛」。

另一層含義,是演員咖位的一家獨大。

以香港電影歷史而論,從李小龍、許冠文,到成龍、周潤發和周星馳這幾位演員,確實都符合這個定義。

他們都能以一己之力,站在商業電影的巔峰。

簡單來說,從七十年代到九十年代這三十年,這五個人拿走了絕大多數年份的票房冠軍。

而這種盛況,隨著「雙周一成」的落幕,就再難復現。

沒有人再能有過去那種完全的統治力。

這里面當然也有原因。

一則是香港電影的階段不同。

在港影發軔、蓬勃與黃金年代,觀眾的入場意欲極高,而在衰微年代,拉觀眾入場都已經成為難事,這與觀影的審美疲勞和選擇的多元化也有一定關系。

其次是類型電影的衰落。

動作與喜劇類型電影全面衰退,而在過去,這兩個類型都是票房重鎮,當下碩果僅存的則僅剩下警匪類型,華語片的香港影史票房冠軍是警匪電影《寒戰2》,內地有六部破十億票房的電影,其中四部都是警匪類型,但警匪電影在香港市場的歷史統治力遠遠不及動作與喜劇電影。

在這兩個因素之外,才能談到演員本身能力的問題。

所以想要憑警匪類型片追平昔年「雙周一成」的票房成績,談何容易?

故而在新世紀以來,但凡有影響力的電影,大多是雙雄,或者多線敘事類型,比如《無間道》、《投名狀》、《十月圍城》、《寒戰》和《無雙》,無一例外。

這已經足以說明問題。

而在這樣的局面下,市場同樣培育出了新的巨頭。

復盤來看,周星馳或是港影巨頭中天資最高的一個。

大銀幕出道兩年,就將一眾前輩壓低,從履歷上來講包括比他更早出道的成龍、周潤發、劉德華、梁家輝和張學友、梁朝偉等人,創下了連續統治香港影壇四年的空前紀錄。

又在「雙周一成」落幕之后,以一己之力兩次推高影史紀錄,上探6127萬的票房高點。

更以導演身份,多次驚艷影壇。

而成龍的全球知名度與周潤發的綜合能力,同樣橫壓同代。

其后則是去往好萊塢打拼的李連杰。

再后才是新「巨頭」演員,劉德華、郭富城、甄子丹、梁朝偉及古天樂。

他們的特點是「各領風騷」。

郭富城曾經在九十年代以《風云之雄霸天下》「虎口奪食」,其后又在一零年代斬獲兩個香港年度票房冠軍,也是目前香港影史最高票房紀錄的保持者,劉德華和梁朝偉在零零年代一共斬獲四個香港年冠,甄子丹在一零年代也兩次登頂年冠。

在內地票房爆發之后,大家的關注點逐漸從香港一隅的市場轉移。

而與香港市場一致,撇開半隱的周潤發,高票房作品同樣集中在上述五人手中,頭部票房則以郭富城、劉德華和甄子丹三人的成績最為突出。

但如果不考慮動作領域的甄子丹,單就郭富城和劉德華二人而言,還能有「單扛」的統治力嗎?

這是一種「追平」歷史的可能性。

從歷史作品而論。

劉德華單主演電影的票房表現要明顯贏過郭富城。

但基于二人作品尤其商業片數量的極大差距,這個問題尚可斟酌,尤其若論頭部「單人主角」電影票房,郭富城非但不弱,甚至猶有過之。

比如郭富城一部大男主電影,有12億的《西游記之孫悟空三打白骨精》、7億的《西游記之女兒國》和2.15億的《秘密訪客》這三部,這種表現,今天的香港演員里有多少人能夠逾越?

劉德華的一番單男主票房,大概有3.15億的《風暴》、3億的《天機·富春山居圖》、4億的《拆彈專家》,如果不考慮劉青云的因素,還可以再加上一部13.14億的《拆彈專家2》。

所以這就是可供斟酌之處。

但無論如何判定,二人皆并沒有達到上文所述的「統治力」標準。

不過,雖然去者不可留,但來者尚可追。

劉德華在商業電影領域從來沒有停止過步伐。

郭富城在演技打磨到頂后,也開始將幾乎全副精力投入了港產商業電影當中。

就待映作品來講,劉德華的《金手指》與郭富城的《風再起時》、《掃毒3》皆是雙雄和多主角式作品,而《危機航線》、《戰疫天使》與《斷網》、《臨時劫案》則因二人咖位得一家獨大,可稱個人「單扛」,票房有待觀察。

與此同時,二人不約而同開拍了全新的商業電影。

一部是英皇投資、麥兆輝導演的《內幕》,郭富城領銜,配搭任達華、吳鎮宇和方中信等演員。

另一部是上海愛夢影視文化傳媒有限公司和夢造者娛樂有限公司投資、關智耀導演的作品《潛行》,劉德華領銜,其他演員包括任達華、彭于晏和林家棟、鄭則仕,題材與臥底、緝毒相關。

這其實非常值得鼓勵。

因為香港電影本身以商業片著稱。

郭富城也應該減少在小眾文藝電影方面的投入力度了,商業電影是一個更廣闊的天地。

所以商業制作才應該是他未來十年的重頭戲,也讓人看看演技到頂的偶像派,究竟有如何驚人的真正實力,劉德華本身也開啟了大片模式,故謂雙雄爭輝。

而相對于某些影迷心心念念的「單扛」,就趨勢而論,即將成為現實。

兩大巨頭的各自為戰,幾率遠高于雙雄攜手。

或是新的時代里,最富看點的鏖戰。

或可大膽放言。

未來數年內的香港票房紀錄。

或將交由二人交替改寫。

但并不需要再論勝負。

權當他們,為余暉年代的港影。

略盡綿力。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