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領證,分房睡,吃喝拉撒全AA,如此怪異的婚姻,明星到底圖啥?

秦嵐為什麼不結婚?

很大程度上,跟她近乎「執拗」的婚姻生育觀有關系。

「我的子宮使不使用,跟你有關系嗎?」

「每個人都是一個完整的個體,不需要任何人去干涉和干預。」

她的答案,提供了一個非常典型的「明星婚姻矛盾」范本。

都說「明星婚姻」美好,有錢,有顏,有愛,有未來。

但明星們的婚姻能有一個happy endding何其難。

堂堂福布斯在榜,有顏值有門路的黃教主,依舊被愛情拖累,最后一拍兩散。

實心眼,一生只想愛一個人的王寶強,依舊被馬蓉釜底抽薪,差點垮台。

樁樁件件,解落了中國式明星婚姻最后一層遮羞布。

所有的愛和恨,似乎都是一場暗自計算,權衡利弊的買賣。

有人有婚姻之實卻打死不領證。

有人明明都領證了,衣食住行,吃喝拉撒卻全是AA制。

「奇葩」的相處之道,刷新了多少人的認知。

如此怪異的婚姻,他們到底圖啥?

李艾 張旭寧:結婚后一直分房睡,連樓層都不同

20 歲那年,李艾憑借著良好的硬件條件和獨特的氣質,被星探發掘。

參加世界超模大賽,拿下冠軍,升職加薪,成為白富美,走向人生巔峰。

再后來,李艾成了主持人,北京奧運會廣州傳遞第三棒火炬手,入圍第21屆金雞百花電影節新人獎的演員。

情商高、會說話,在一群美女們收放自如,交際技能滿分的畫面,也應該算是不少人的童年回憶了。

后來,李艾想結婚了。

不找明星,不找演員,不找富豪,嫁給了自個兒的經紀人。

她這麼做,菀兒一點都不吃驚。

畢竟一直以來,李艾的人生一直都是通透的,聰明的。

就比如結婚后,李艾和經紀人張徐寧恩愛地羨煞旁人,卻從不要孩子。

她認為,比嫁一個什麼樣的男人更重要的是,給孩子找一個什麼樣的爸爸。

所以,開始了對丈夫張徐寧的考察。

這話乍一聽上去,很多人可能接受不了。

太直接,目標太明確。

40歲那年,李艾想開了,頂著高齡孕婦的種種艱辛,成為了媽媽。

也是有了這個孩子之后,李艾才公開了一個讓很多人都接受不了的現實。

在最新一期的《新生日記》里,自曝和老公張徐寧結婚以來一直都 分床睡。

兩人不僅不在一個屋子,連樓層都不同。

這樣的生活,她很開心,丈夫也很快樂。

話音剛落,全場的嘉賓瞠目結舌。

麥迪娜、馬劍越等人直呼 「太奇怪了!」。

一向大大咧咧地應采兒直接反問: 「那你是怎麼懷孕的?」

在李艾看來,或許自己的婚姻是健康的,是適合自己的,丈夫張徐寧也樂在其中。

可實際上,菀兒卻在他們的交往中,發現了不同。

和李艾的權衡利弊相比,張徐寧感性了不止一星半點。

之所以選擇李艾,也僅僅是想選她當做這輩子的愛人而已。

所以即便李艾分房的理由如此清楚,網友依舊無法信服。

劉若英 鐘小江:結婚后當室友,除了廚房和餐廳兩人幾乎不碰面

和李艾一樣婚后長期分居的,還有劉若英。

電影《后來的我們》里,劉若英用一種淡然的方式,將自己的故事和電影里的故事重疊起來。

5天視線10億票房,成為賈玲之前華語電影票房最高的女導演。

2021年,劉若英發了新歌《各自安好》。

這首歌,似乎是她給歌曲《后來》的一個答復:既然錯過了,那就各自安好。

也讓菀兒回憶起了那些年關于劉若英的,絕不妥協的愛情。

1991年,劉若英簽約滾石唱片,呆在陳升身邊做起了助理。

后來,兩人你來我往,關系說不清,道不明。

連劉若英「奶茶」這個外號,都是陳升給起的。

「想要問問你敢不敢,像我這樣為愛瘋狂。」

像歌里唱的那樣,走紅后的劉若英多次示愛,可陳升卻選了老婆還有家,離開了不夠驚艷的她。

陳升離開后,來了一位叫做陳國富的人。

那些年,劉若英擁有不少陳國富牽線的影視資源,兩人在一起的動態被拍了無數回。

卻依舊有花無果。

除了這兩段「有婦之夫」的緋聞,劉若英緋聞男友中最出名的,要數黃磊。

1999年,劇本《人間四月天》開始,各種混亂不堪的緋聞此起彼伏。

有伊能靜穿睡衣胸口疼的緋聞。

還有黃磊和劉若英的各種小道消息。

后面黃磊在拍完《人間四月天》這部劇后,親自寫了《似水年華》的劇本,并找來劉若英演女主角。

故事中的男主角叫「文」,女主角叫「英」。

2004年,《原來你也在上海》演唱會現場,劉若英說:

「有個男孩說要結婚了,他還說如果我不同意,他就不結,我說祝福他。」

隨后,黃磊結婚。

那年之后,《人間四月天》聚首再也沒有過劉若英。

最后的最后,42歲劉若英嫁給了認識不超過15天,小自己10歲的鐘小江。

一個沒有音樂細胞,沒有共同語言,從三觀到五官完全毫無關系的商界大佬。

婚后,劉若英出了一本書《我敢在你懷里孤獨》。

這本書中,是這麼描繪她的婚姻生活的。

「一起出門,去不同的電影院看不同的電影。」

「一起回家,一個往左,一個往右。」

「沒有一起吃過飯,拒絕丈夫進入自己的臥室。」

互相尊重彼此的邊界,平和讓渡各自的自由,面對鏡頭分外滿足,卻又不透露著一絲不甘心。

2020年,劉若英開了一場線上演唱會。

一個充滿年代感的老舊戲院里,從晚上8點半到10點,一共14首歌。

除了《后來》《成全》等幾首必唱歌曲之外,劉若英在這場演唱會上唱的大多是別人的歌。

既唱了老歌《漂洋過海來看你》《這個世界》。

也唱了陳奕迅原唱的《Shall we talk》、吳青峰原唱的《歌頌者》。

后輩白安的《媽媽》、李劍青的《找到你》等等。

句句不提過去,不道遺憾,卻充斥著愛而不得。

梁朝偉 劉嘉玲:結婚幾十年不要孩子,分房睡,所有東西都要分開放。

說起「愛而不得」,梁朝偉和張曼玉,是多少人的意難平。

《花樣年華》的時候,真的是配了一臉。

當然,如今看來可能劉嘉玲才是梁朝偉的命定之人,不然也不可能結婚這麼多年依舊恩愛有加。

很多年之前,梁朝偉一定愛過劉嘉玲。

劉嘉玲被擄走時,梁朝偉當時在《阿飛正傳》的片場,一聽說這件事就說不拍了。

片刻不離陪在身邊,對她說,既然這個圈子這麼亂,不如你想去哪里,我陪你去。

第一次拿金像獎最佳男主角,第一反應親吻身邊的嘉玲。

甜到劉德華都被拍了滿臉的狗鏈,由衷祝福:「偉仔同嘉玲這對,我覺得是永遠。」

很久之前,小編看過梁朝偉的一部電影,叫《風塵三俠》。

這部電影中,梁朝偉剛開始愛慘了一個人,后來又愛上了別人。

和后來的女生在一起后,電影畫外音說:我忽然發現她越來越像我的前女友了。

更有趣的是,這個勢利拜金的前女友是劉錦玲飾演的,片中有一處故意玩這個梗,把「劉錦玲」錯叫成「劉嘉玲」。

也是因為這個娛樂的小片子,和不知真假的畫外音,小編在梁朝偉的婚姻中看到了一點深刻性:

原來跟一個人一起待久了,哪怕她長成仙女,也會多少有點糟心。

他們各自的緋聞十個手指頭算不過來,富商猛男人女人都有。

兩人誰都不care,也不解釋。

后來,人們才得知,他們的婚姻一直都是獨立的。

會一起逛街,約會,打牌,卻分房睡,堅決不要孩子。

對外,劉嘉玲坦誠道:

「我有嚴重的潔癖,舒淇那時候用了我的衛生間,我就全砸了重新裝修。」

「去拍戲,我也要換掉整個廁所。」

正因如此,他和梁朝偉才沒有辦法一起睡覺,一起生活,連各自的衣物都要分開放。

分房是為了雙方有更好的生活。

就是不知道這個理由,能不能讓大家信服了。

吳君如 陳可辛:AA制,分房睡,相伴多年育有一女,卻依舊沒領證

在香港,吳君如是遠近聞名的「大笑姑婆」。

在各種夸張的角色中穿梭自如,最忙的時候,一天要軋6部戲。

名氣大增,卻也陷進了深深的疲憊中。

后來,大大咧咧地「大笑姑婆」遇見了「儒雅文人」陳可辛。

那天,吳君如從片場走出來雷霆萬鈞地找水喝,遇見了主動幫忙的陳可辛。

「長發,眼鏡,談吐得體,可真像個藝術家。」

「我好像從來沒接觸過這種男生,就像一部百科全書一樣。」

1998年,吳君如獲得香港金像獎最佳女主角,陳可辛獲得香港金像獎最佳導演獎。

他們在一起了。

「我喜歡你戲里的所有角色,如果你就是她,那真的好棒。」——陳可辛

2004年,吳君如陳可辛修成正果。

但捆綁他們的不是一紙婚書,而是一份寄托。

吳君如要求的同居生活很特別:不領證,房子一人一間,露台一人一半,浴室一人一個。

生活上保持獨立空間,如果心情好,就可以同房而眠。

分房的同時,吳君如還特地交代清楚。

她希望自己和陳可辛之間經濟上也不要有過多的牽絆。

衣食住行,吃喝拉撒都要AA制。

女兒出生之后,吳君如依舊拒絕領證。

在她看來,伴侶就是既要親密,又要獨立,不領證是為了將戀愛中的感覺延續下去。

而陳可辛思索再三,同意了這個提議。

他也希望,兩個人在一起是真的是因為愛情,而不是被一紙婚書束縛。

如果以后不愛了,那就各自分開。

兩人的經濟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交融,是在2007年。

那一年,陳可辛拍攝《投名狀》,虧了5億。

一夕之前,那個意氣風發的藝術家滿頭白發,愁容滿面。

而吳君如二話不說拿出了自己的全部積蓄,賣掉了自己的所有跑車,替陳可辛挑起了擔子。

甚至為了還債,復出拍戲。

拍喜劇,配音,主持,吳君如忙成了陀螺。

好在陳可辛還是很爭氣的,一次失敗后很快東山再起,改變不了妻子不結婚和AA制的想法,就贈與股份。

大字一簽,給了價值2.5億以上的股份。

相識多年,沒證婚姻多年,二人鮮少傳出緋聞。

唯一的一次,是田樸珺在自己的專欄中意有所指地寫過這樣一篇文章《我的男閨蜜:你不知道的陳可辛》。

事后,吳君如在網上以女主人的姿態霸氣回應:

不用理會什麼閨蜜或龜蜜,反正我知道他的心和財產都歸me。

然后轉身又成為了那個瀟瀟灑灑的吳小姐。

50歲那年,陳可辛第N次單膝下跪,求孩兒他媽嫁給他,給自己一個名分。

吳君如卻從未動搖過。

領證,喜酒,同居,什麼都是多余的。

如果有一天你不愛我了,隨時都可以離開。

我無比確認要跟你共度一生,也隨時隨地可以放你自由。

我不是陳太太,我是吳小姐。

你不是吳君如的丈夫,你是陳先生。——吳君如

結語

或許對于咱們這些普通人來說。

找到一個喜歡的人,就很難;

找到了喜歡的人,相處很難;

相處磨合好了,結婚籌備彩禮沒錢很難;

結過婚了,生兒育女安安分分相守一生很難;

沒有物質的愛情就是一盤散沙,說的一點沒錯。

婚姻是愛情的延續,是財產的保護傘,或是兩個人組建一個社會單位,共同撫育一個孩子。

家家關起門來,就是各種瑣碎到極致的故事。

但對于明星夫妻來說,在經濟絕對富足的情況下,他們省去了萬難,卻看多了背叛、爭奪家產、喪偶性育兒的戲碼。

他們不想去,也解決不了這種問題,甚至害怕制造更多的問題。

所以相比于責任,他們更希望找一個「進退有度」的伴侶。

很早的時候,柳巖上《野生廚房》,對汪涵說:

「對婚姻有諸多迷茫,不知道婚姻的目的與伴侶的意義,甚至考慮到了自己年紀大了不能要孩子,考慮領養。」

而汪涵回答: 「有的人需要婚姻,有的人不需要。」

是啊,婚姻這個東西,冷暖自知。

有人需要一紙婚書來提升幸福感,有人卻在婚姻的界限中更看重無邊界。

這種無邊界感,體現在很多明星婚姻身上。

papi醬,結婚多年不辦酒,不舉行婚禮,每年過節各自回家,雙方家長沒有見過面。

穎兒付辛博哪怕有了自己的孩子,也常年AA制,小到一頓飯錢都要分的清清楚楚。

大家能接受這樣的婚姻生活方式嗎?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