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碧去世后,甄嬛為何要扯斷手里的佛珠?兩個原因說明問題

浣碧去世后,甄嬛為什麼要扯斷手里的佛珠?難道是因為她太過傷心,不小心扯斷的嗎?

答案當然不是!

其實有兩個原因說明問題,看看甄嬛扯斷佛珠之后做了什麼就懂了。

對于一個吃齋禮佛的人來說,扯斷佛珠是一件非常不吉利的事,一般不管發生什麼大事,都不會故意將佛珠給扯斷。

更重要的是,古代穿佛珠的繩子一般是麻繩、草繩、絲線,或者是動物的筋,不管是哪種材質,總之都非常結實,不大可能情緒一激動就不小心扯斷。

所以甄嬛其實是故意扯斷佛珠的,那麼她為什麼要這麼呢?

果郡王為了甄嬛在西北吹了三年的風,回到京城以后,甄嬛再次見到滿心思念的果郡王,竟然無法壓抑內心的激動,當場就痛哭流涕。

雍正第一時間召見了果郡王,雖然是打著思念的幌子,但是他卻正計劃著弄死果郡王呢。

早在三年前,雍正給果郡王下套,讓他自請出兵準格爾開始,就已經懷疑他與甄嬛有J情了,果郡王在塞外三年間,雍正一直讓人暗中盯著他傳回來的家信。

不過可惜的是,雖然他非常懷疑,卻一直沒有找到確鑿的證據,雍正是個性情多疑的人,盡管只是懷疑,但他還是決定寧可錯殺,不可放過。

他看著醉倒的果郡王惡狠狠地說了這樣一句話:「朕是皇上,你自然什麼都不該有,也不配有。」

從這個時候開始時,雍正就已經動了殺心,此時的甄嬛也已經感覺到了氣氛逐漸變得緊張,當雍正召見她的時候,她表現地很平靜,好像早就已經猜到了一切。

雍正看著甄嬛,二話不說就給了她一個耳光,甄嬛雖然迅速跪在了地上,呈現出了弱者的姿態,但是內心卻早已想好了該怎麼對付雍正。

現在的甄嬛已經是經歷過大風大浪的人,她多少次在后宮中死里逃生,早就知道了該如何保全自身。

雍正問她:「允禮回來你可高興了?」

從這句話中不難看出,雍正依舊是沒有拿到實質性證據,所以又跑來試探甄嬛,不過試探歸試探,就算兩個人是清白的,果郡王也非死不可了,甄嬛心知肚明。

所以當果郡王喝下毒酒以后,甄嬛只身一人出門,內心驚懼之下直接從台階上滾了下去。

然而果郡王死后,雍正不允許哭喪,甄嬛躺在床上忍著內心巨大的悲痛,她愛了果郡王一輩子,兩人相伴走過最艱難的歲月,如今卻連為他哭喪都做不到。

這一刻的甄嬛,早就將內心的悲痛、連帶著對雍正的怨恨壓抑到了極致。

就連雍正都沒有想到,果郡王死后,一切并沒有回到正軌,反而成了悲劇根源的開始。

浣碧一頭撞上果郡王的棺木,整個府中才允許有了哭聲。

甄嬛聽到浣碧的死訊后,她扯斷佛珠,同時瞬間淚流滿面,此刻她是在為浣碧哭,更是在為果郡王哭。

之前壓抑在內心深處的悲痛與怨恨在這一刻釋放,佛珠斷,則殺念起。

浣碧的死仿佛是觸到了甄嬛的心弦,到了這個時候,她反而冷靜了下來,蘇培盛說王爺暴斃,皇上傷心過度。

一聽見這話,剛剛還強忍悲痛的甄嬛轉而露出了陰狠的表情,她嘴上說著勸他節哀,實則內心的復仇計劃已經開始發芽了。

緊接著她就讓蘇培盛去幫她查一件事,皇上為什麼非要置果郡王于死地不可,蘇培盛回答,因為果郡王與浣碧的家書。

家書都是親啟的,一般來說都是夫妻間的私語,為什麼會牽扯到甄嬛呢?

直到甄嬛看到這些書信的時候,她總算是明白了,原來在每封書信的最后都有同樣一句話,熹貴妃安。

雍正就是看了這些書信,才得知果郡王一直對甄嬛藏有私心,只不過一直苦于沒有兩人S通的證據。

甄嬛看著鏡子里的自己,竟然已經生出了白發,她摸著白發呢喃道:「我才27歲,就已經有了白發。」

誰知道身后的崔槿汐說道:「娘娘是鈕祜祿甄嬛,今年37歲。」

此刻的甄嬛突然驚醒,她在宮中當久了熹貴妃,竟然也入戲了,當初因為懷了果郡王的孩子,迫不得已換了個身份回宮,她竟然差點就忘了。

崔槿汐的話不禁提醒她,果郡王決不能就這樣白白丟掉性命,也就是徹底認清自己的甄嬛,才終于進入了「獵殺時刻」。

這天,甄嬛意外得知葉瀾依做了一件奇怪的事。

她找太醫要了一些迷q藥,然而葉瀾依正得圣寵的時候,并且她還一向討厭雍正,怎麼會要這種藥呢?

然而太醫接下來的一番話,甄嬛突然就明白了,雍正的身體近些年來一直不好了,所以丹藥越吃越多。

這些丹藥里有水銀跟硫磺的成分,本身毒性并不大,吃的時間長了,表面上讓他看起來越來越精神,實則內里越來越虧空。

葉瀾依同時還要了一些朱砂,朱砂是可以催化這些毒性的。

葉瀾依一直對果郡王情有獨鐘,已經到了能為他付出一切的地步,甚至當她知道甄嬛懷的是果郡王的孩子時,情愿幫助甄嬛保住深愛之人的血脈。

甄嬛表面上沒有動聲色,卻三言兩語就暗示太醫,幫葉瀾依拿到她想要的朱砂。

她的復仇計劃已經徹底開始了。

一個女人狠起來有多可怕?甄嬛用實際行動告訴大家,當她扯斷佛珠的那一刻,她就已經斷情絕愛了!

甄嬛與葉瀾依在路上相遇,葉瀾依說「別輕易放過他」,這里的他指的就是皇上,然而甄嬛聽到這話后并沒有吃驚,也沒有慌張,反而淡淡地說道「不急」。

這就說明甄嬛的心中已經有了一整套完整的計劃。

最近雍正的丹藥吃的更頻繁了,而葉瀾依的朱砂也要的更勤了,甄嬛卻暗中囑托太醫,為葉瀾依清理了所有的障礙。

然而,雍正的身體還沒垮,卻出現了一件意外。

甄嬛的兒子六阿哥正跟果郡王的兒子玩耍,兩個孩子玩的很開心,一時間宮里傳來了一陣歡聲笑語。

按理說,雍正看著這樣的兒孫繞膝應該欣慰,誰知他看看看著,卻察覺出了一絲不對勁。

這兩個孩子看起來就跟親兄弟一樣,尤其是眼睛跟下巴,簡直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雍正頓時起了疑心。

不過此時整個前朝內外都牢牢把握在了甄嬛的手中,雍正派人去給六阿哥滴血驗親,甄嬛卻牢牢地堵在了雍正的寢殿外面。

當病重的雍正再看到甄嬛的時候,他沒有叫嬛嬛,而是稱呼「熹貴妃」,可見兩人的隔閡已經越來越深了。

不過已經到了這個時候,甄嬛已經不在乎了,她看著出氣多進氣少的雍正,就連深情都懶得偽裝了。

滴血驗親的結果還是沒有傳到雍正的耳中,這件事被葉瀾依察覺,悄悄派人攔下了。

甄嬛與葉瀾依里應外合,最終雍正吃了葉瀾依換了的丹藥,就在雍正彌留之際,甄嬛還是告訴了他真相。

雍正問甄嬛,六阿哥究竟是不是他的兒子,甄嬛卻答非所問的回答道「天下萬民都是皇上的子民。」

雍正得知了這個答案以后,終于解了心中的困惑,甄嬛原本可以把這個秘密爛在肚子里,但是她還是選擇了告訴雍正。

這就是甄嬛復仇的本心,也是她復仇的最終目的,雍正問甄嬛:「你很久都沒叫我四郎了,再叫一次好嗎?」

然而甄嬛卻并沒有叫,從她扯斷佛珠的那一刻開始,她的心已經隨著果郡王一起死去了。

不得不說,女人一旦狠起來,就連皇上也不是對手,不知道如果時光能夠倒流,當初雍正還會不會鐵了心逼死果郡王呢?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