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粉世家》:十年后才懂,冷清秋一句話,早就言中了金家的敗落

作者:花語遲

原創不易,抄襲必究,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

注|原著與電視劇有出入

十年后再讀《金粉世家》原著才發現:

金家的傾頹敗落,早已是必然之勢。

家中長子不成氣候,而幼子揮霍無度,金銓的放養式教育,金太太只顧偏寵卻不顧家中均衡,兒媳婦放高利貸,家中真正清醒的幾個女孩子也并無實權,能做的唯有自保。

走到如今這一步,大廈將傾,已是必然。

混亂的根源

金家真正混亂的根源,是手握大權,卻處理無度的金銓和只知道偏寵守規矩的金太太。

說到底,金銓手中的權力,是家中子弟混吃等死,不求上進的根源。

因為擁有,因為有資本,所以無所畏懼。

金銓當時時任內閣總理,自是有其過人之處,若是家中的孩子能夠在其所在的領域發揮其作用,也未必會走到如此衰敗的地步。

但問題在于,能夠幫著金家繼續立足的人,一個都沒有。

在金家,長子金鳳舉整日想著花天酒地,就連妻子生產之日他都只顧著在舞廳玩樂;次子金鶴蓀在外包養花旦,甚至還跟男戲子扯上關系,總想著玩點兒新鮮的;三子金鵬振更是整日留戀于茶樓酒肆,每天如小開一般;小兒子金燕西更是爛泥扶不上墻,寧愿花錢去追一個女學生,都不愿將心思放在讀書上,即便是都已留洋讀過大學的,可思想上卻還是有男尊女卑的想法。

在外這幾個兒子留戀花草,不務正業,就連金銓憑借手中的權力所謀來的職位,他們也極為消極怠工,時常甩鍋給他人,在內對家人更是消極懈怠,連自己應盡的責任和義務都沒有盡過。

就連金銓自己都說:

我四個兒子,全是正經事一樣不懂,在這女色和一切嗜好上,是極力地下工夫,我恨極了。

金燕西曾經非常驕傲地對冷清秋說,金家家大業大,任自己怎麼揮霍,那也是揮霍不完的,即便自己沒什麼能力,至少也能守著祖業好好過日子。

卻未曾想過一語成讖。

正是當時的恣意揮霍造成了如今的難解困境,即便是「百足之蟲死而不僵,」那也得有死而不僵的資本才行。

金銓去世后,金燕西同冷清秋后期冷戰,卻還時常出去花天酒地,拿錢財去捧戲子白蓮花白玉花姐妹的場子,甚至給白秀珠去獻殷勤,用得便是自己分得的一點遺產。

而金太太的偏寵與死板,則更加劇了這一狀況。

金太太時常對家中的兒媳和女兒們說,家中的男人是頂梁柱,可問題的關鍵在于:

金家的這幾個頂梁柱,連守成都不能做到,又談何上進?

金太太對孩子們好是沒錯,但問題是,這好已然是沒有邊際,甚至沒有了底線和分寸。

而深受這份「好」影響的,便是自小被寵大的金燕西。

作為家中最小的兒子,金燕西已然是被寵壞了的,如果金太太真的看得清當時的形勢,又怎麼會容許兒子如此胡來,退了與白家的婚約,導致白雄起提前算計?

按照當時的形勢來看,金燕西對于白秀珠未必沒有情,即便這份情誼多情而浪蕩,而金太太但凡看得清形式,便不會一而再再而三地去羞辱白秀珠,致使金家與白家的聯盟破裂。

何況,金燕西腦子里又滿是別的花花腸子。

原著里,金燕西一提到結婚,首先想到的便是受人轄制,不得自由——尤其是同與自己門當戶對的人的轄制。

于是,在這樣的情況下,金燕西結婚是為了不受轄制,而選擇了冷清秋這樣出生高門,卻算是沒落小戶學習新知識的女子,一來面子上算過得去,二來為的便是好拿捏。

原文中曾這樣寫道:

現在他忽然想到結婚是不可魯莽的,一結了婚就如馬套上了韁繩一般,一切要聽別人的指揮。倘若自己要任意在情場中馳騁,乃是結婚越遲越好。既不望結婚,可以不必受白秀珠的挾制了。

思想的扭曲

而究其根底,金家走到今天這一步,也與「大家族」的團體思維有著不可磨滅的影響。

我們幾乎可以看到,金家但凡清醒能明白事理,能夠真正理事的,反倒大多都是女子,而家中的男子一個個手握實權,卻還是選擇花天酒地,不務正業,明明最優質的資源聚集到了他們身邊,卻還是選擇棄之如敝履,甚至漠視這種資源的由來。

他們甚至將這樣的優勢不屑一顧地丟棄在一旁,卻選擇了最為慘烈的方式來為自己的欲望買單。

原著里,金燕西對冷清秋的回應恰巧印證了這個大家族停滯不前,無法發展的根源:

讀書無用論。

長久舒適的環境,令他們習慣了混吃等死,習慣了醉生夢死的日子,以至于被敵人溫水煮青蛙式地慢慢殲滅,危險逼近時,他們連最基本的警惕意識都是沒有的。

「像咱們家里,還指望著妳畢業后,去當一個教授,掙個百十來塊錢一個月嗎?那自然不必,若說求學問,我五姐六姐,都是留學回來的,四姐還在日本呢,也沒看見她們做了什麼大事業。還不是像我一樣,不是在家里玩,就是在外面玩,空有一肚子書,能做什麼用呢?」

以金燕西為代表的公子哥,在那樣紙醉金迷的環境中一直秉持著「無論是誰,也應該從小玩到老」的理念。

可正如冷清秋所說:

開始這樣的玩法,要像妳家里那樣有錢才可以。

若是大家都有妳這一句話去做,那麼世界上的事,都沒有人做了,要吃飯沒人種田,要穿衣沒人織布,那成個什麼世界呢?

冷清秋早早就看清了問題的本質,也早就勸告過金燕西要上進,卻未曾想,他始終都聽不進去。

而聽了此話的金燕西自此不敢在冷清秋面前提及此類話語,卻也對冷清秋的提醒更加不屑一顧。

可聽不進去這話的,又何止是金燕西,而是整個金家。

高明之家,鬼瞰其室

原著里,冷清秋在離開金家后,曾經給金燕西去了一封信。

信中的內容徹徹底底地還原了冷清秋對全局的看法,更點中了金家徹底傾頹顛覆的原因:

高明之家,鬼瞰其室,虎尾春冰,宜有以防其漸。

語云:高明之家,鬼瞰其室,虎尾春冰,宜有以防其漸。以先翁位高德茂,繼祖業而起來茲,本無可議。若至晚輩,則南朝金粉之香,冠蓋京華之盛,未免兼取而并進,是非青年所以自處之道也。愿有則改之,無則加勉焉。

金家的困境,究其根底,除卻自身所囿于的環境局限之外,更多的,還有大家族自身興衰所固有的局限性。

金家,原本是極為煊赫的大家族,短短幾年的時間里,便輕而易舉地傾覆掉了,這個中的緣由,即便是不明其中的旁觀者,大抵也是能猜上幾分的。

金家,其實早已從內里便開始腐敗了。若不是金銓活著的時候還能撐幾年,尚且能夠管得住,若是光憑那幾個不求上進的兒子,恐怕早就敗光了。

往往大家族,都是從里頭開始敗的。

正如《紅樓夢》中抄撿大觀園時探春所說的話:

「可知這樣大族人家,若從外頭殺來,一時是殺不死的,這是古人曾說的百足之蟲,死而不僵,必須先從家里自盡自滅起來,才能一敗涂地。」

而《金粉世家》被稱作「民國小紅樓,」不是沒有原因的。

塵世紛擾,紅塵亂舞,在如此混亂的一個時代里,無人能夠幸免。

金家的敗落,已然是注定的。

而傾覆之后,余下的,便也只剩四處離散了。

不過我再轉個念頭,高明之家,鬼瞰其室,燕西倒霉了,他的兄弟姊妹又焉能保著不跟著倒霉?再說,大家庭制度,固然是不好,可以養成|人的依賴性。然而小家庭制度,也很可以淡薄感情,減少互助,弟兄們都分開了,誰又肯全力救誰的窮呢?我的思想是如此的,究竟錯誤了沒有,我也不能夠知道。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