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后玩家:連每一個笑容都是設計好的顧成雙,堪稱升級版的秦昇海

《幕后玩家》看到最后,才恍然大悟,原來故事開篇就暗藏伏筆——

第一集的開頭,秦升海與顧成雙在馬路上誤撞,意外對調了手機。

這一幕,可以說是他們緣分的開始,也是他們互相改變對方命運的開始,同時注定了這兩人的交集會是引起整個故事發展的主線。

如果當初是秦昇海自己去換回自己手機,那麼這兩個人的結局會不會不同?

之后在雙方有接觸的時候,秦昇海一語擊中顧成雙的心思,一番話讓顧成雙獲益匪淺,那時顧成雙已經開始認同和欣賞秦昇海了。

之后又有秦昇海幫顧成雙避狗仔而牽手在小巷中穿梭的情節。

而最經典的細節在于故事中段。

秦昇海送顧成雙回家,車開到樓下,顧成雙問秦昇海要煙,秦昇海先是一愣,然后默默遞過去再幫她點燃。

舞會上他們雙雙受到打擊,壓抑著憤懣和極度的渴望,若有所思地坐在車里抽煙,都是一言不發,眼神、動作卻是神同步。

一個有能力卻沒有勢力的人,一個有勢力需要能力的人,在這一刻的惺惺相惜顯得十分自然。

秦昇海的現狀是貪婪大于親情和友情,顧成雙的現狀是復仇大于愛情與親情。

不同的是秦昇海承認自己貪,而顧成雙的欲望此時卻還在醞釀之中。

這時候的秦昇海需要這樣的顧成雙幫他贏得一切,這時候的顧成雙需要這樣的秦昇海助她奪取公司。

兩個人各懷心事,配著TVB擅長的爵士藍調,整個畫面簡單自然又透著曖昧,寧靜卻暗藏危機。

同時在另一邊,顧成雙的丈夫,秦昇海的好兄弟馮汐然還在好心地幫著同事完成詭異的任務。

馮汐然的單純善良和心事重重的顧成雙形成強烈的反差。

與丈夫之間的差異,與丈夫兄弟之間的莫名契合,似乎為這段剛開始不久的婚姻暗暗埋下了導火索。

從劇情設置來說,三人關系后續的走向,也著實引人入勝。

秦昇海觀人于微的公關技巧讓他不止一次地猜中顧成雙心中所想,面對謊言與欺騙,兩人也持同樣的觀點。

這種類似于靈魂伴侶的相互理解,在他們之間牽起了千絲萬縷的微妙聯系。

所以很明顯,秦昇海和顧成雙是同一類人,他們極為相似。

他們聰明,不擇手段,都是自私到骨子里的人,性格有異曲同工之妙。

他們十分了解彼此,那是因為他們同樣有著和對方一樣的狠,可以為了達到某種目的把所有東西都舍棄。

愛上他們的人都會成為滿足他們欲望野心的犧牲品。

他們會愛上彼此嗎?

我想,如果他們是世俗意義上的好人,很大程度會愛上彼此,而且會成為最高級的愛人——靈魂伴侶。

畢竟,這個世界上找到了解自己和自己心意相通的人實屬難能可貴。

所以才有了那句話:

懂比愛更重要。

但可惜,秦昇海與顧成雙兩人的內心太多邪惡、猜忌、算計。

他們的世界只有他們自己,他和她只是一心要當自己的「造王者」。

所以縱然他們是最適合彼此的,他們會對彼此的滿意度最高,可以達成對方的期望,但他們只會在權欲之路越行越遠,終將原形畢露,相互廝殺。

顧成雙的偽裝與城府比秦昇海更深不見底。

顧成雙剛出場時,她是馮汐然苦戀十多年善解人意的初戀,是一心想幫離世男友邵作農辦畫展的癡情女,是顧復生乖巧隱忍的女兒,是對弟弟用心良苦的姐姐。

一次次失眠的原因卻遠沒有想象的那些浪漫,前半段的故事,是內心的欲望深藏。

十五年,漂泊,不甘,失敗,總之,是沒有一刻安心的情緒。

顧成雙雖是出身富貴,卻是「二房」之女,年幼喪母,令她在家里倍受大媽白眼,舉步維艱。

復仇的種子早就深深埋在她心里,卻苦于力量微弱,又要維護眾人眼里乖巧純真的大家閨秀形象,以致內心充滿矛盾。

直到重遇馮汐然,那個十五年前的純良少年,十五年后仍是翩翩君子。

人總是希望離自己缺少的東西近一些,于是,顧成雙再次走進了馮汐然。

可十五年真的太長,歲月變化早已不再同路。

隨著劇情的發展,顧成雙的另外一面也漸漸浮現出來。

伸手不打笑臉人的顧成雙,不過是演技太好,所有人都覺得她無害,其實是一具冰冷的皮囊。

她對前男友邵作農見死不救,對弟弟顧成曦以死相逼,她對姐姐顧成勛笑里藏刀。

可謂演技超神、千面修羅,從來沒有人知道她顧成雙的真面目。

但直到她通過弄壞舞鞋破壞富婆的舞會,才是顧成雙第一次露出真容,也為后面的毒sha埋下伏筆。

被人當面貶損,顧成雙不是針鋒相對,不是斷絕往來,而是暗下絆子,她用的盡是陰招。

表面純潔無邪的顧成雙,讓人覺得她軟弱可欺,殊不知她的每一個笑容都是精心策劃的。

秦昇海正是看出了顧成雙這一點,所以他們相互利用,一個爭奪家產,一個進入復生集團高層。

馮汐然顯然沒有了解真正的顧成雙想要什麼。

顧成雙對著馮汐然需要一直偽裝,有時候隔著屏幕都能感覺到她簡直透不過氣。

而她在秦昇海面前是最能展現真我,不用帶面具,不用裝笑,討厭誰,想誰si都可以明著說。

同樣地,程思汝也沒有看穿秦昇海早已沒有信仰,不再是當年有骨氣的正義記者,而是早已變了質。

所以秦昇海也只有在顧成雙面前才能完全卸下偽裝,輕松自在。

于是,相互理解,惺惺相惜的秦昇海和顧成雙為了權利、家產雙雙走上了一條不歸路。

到最后他們舍棄了愛人朋友,只剩下了彼此。

我想無論是馮汐然、顧成曦,或是整個復生集團,對顧成雙而言,都不是最重要的。

她最想要的只是大媽和姐姐不好過,但并沒有想過讓自己好過,她自己怎麼樣她早就無所謂了。

所以她能眼睜睜地看著邵作農撞車死去也不救;她完全不會游泳卻和顧成曦一起沖進海里;她明知道秦昇海害死弟弟也能忍辱負重與他在一起那麼久。

顧成雙這個人物的復雜程度是十分罕見的。

秦昇海其實已經夠復雜的了,但是他的復雜表現在外,雖然難以看透但容易看懂。

可顧成雙卻讓人看不懂也猜不透,令人不寒而栗。

顧成雙雖為豪門之女,但母親是小san,上有正室長女,下有親生弟弟,最為邊緣的她沒有地位,沒有話事權。

所以顧成雙習慣用笑容掩飾內心的不平衡,她要復仇雪恨,她要權力地位,要所有對不起她的人付出代價。

畸形的成長給了顧成雙畸形的世界觀:都是別人對不起我,反正我沒錯。

所以母親當小san爭名份沒有錯,錯的是逼si母親的大媽。

所以對邵作農見死不救沒有錯,誰讓他沒有前途卻還要拖累自己。

所以毒si秦昇海沒有錯,誰讓他害死弟弟還想控制自己呢。

顧成雙就像是秦昇海的鏡子。

或者說,她是升級版的秦昇海,更加冷酷,更加不動聲色。

在進入復生集團之前,她早已知道秦昇海的作為。

但是她可以為了復仇,同敵人站在一起。

只因為一個很簡單的道理:敵人的敵人,即是朋友。

顧成雙運籌帷幄那麼久,操縱著所有Rainmakers的人協助成曦進復生集團。

這種功力,絕不是三五天就可以練成的。

因此,倒推回上海工程事件和前男友邵作農的交通事故,一切或許都只是顧成雙的上一盤游戲而已。

可以說,顧成雙是一個可以千變萬化的人,整部劇下來,她最容易讓人誤會。

顧成雙善于隱忍,擅長偽裝自己真正的情緒,運籌帷幄那麼久。

她深知自己力量不夠,顧成勛嫁禍自己的事都要通過別人的口傳達給自己的父親。

她不會游泳卻可以為了拯救顧成曦開車沖進海里。

她喜歡操縱別人,喜歡讓別人成為自己手中的木偶,她比顧成勛更黑暗更可怕。

與其說她是為了顧成曦,不如說她打著顧成曦的名義,打擊大媽和大姐,報復這麼多年來她們對她的所作所為。

她要報復,也要在暗處,不讓人防備抵抗;她要奪權,也要在別人背后,站在道德制高點。

所以在報復秦昇海時,顧成雙不是掌權后踢他出局,而是要埋伏在他身邊下毒謀sha。

醫院病床上,瀕臨死亡的秦昇海與顧成雙最后的對話——

秦昇海:

我知道是你,知道是你下毒害我。

顧成雙:

我知道是你,知道是你害死我弟弟,你以為事事盡在掌握,卻不料我要置你于死地。

這一幕是顧成雙在劇中第二次露出真容,也是全劇的[高·潮]。

顧成雙對人和事物的看法過于偏激,也許從開始就沒有機會再治愈。

但她也不是完全感情的軀殼。

為了救顧成曦,她可以不顧死活地沖進海里;她可以和秦昇海一起喝毒酒,但是卻拿走了馮汐然面前的酒杯。

顧成雙是沒法信任任何人,因為太聰明,太敏感,又經歷了太多常人不會經歷的極端情況。

極致的壓抑會導致極度的扭曲,愿望永遠得不到滿足,便不再說出愿望,而是不擇手段地去得到。

馮汐然是顧成雙從小就擅長控制的,秦昇海自以為不會被控制但其實也一直在她的掌控之中。

秦昇海一直以為自己就是「幕后玩家」,卻不知自己其實也是別人手里操縱的「提線木偶」。

當游天恒問毒發住院的秦昇海有沒有后悔時,秦昇海說:

不后悔,做大事不能后悔,決定了就要做,回不了頭,料到了會有風險,只是沒想到信錯了一個人。

對秦昇海而言,千防萬防,與家人、兄弟反目成仇、形同陌路,也算不到最后害自己的人是顧成雙。

怪就怪他自己太自大,也靠顧成雙演技太好,否則以秦昇海的智慧要算到這一步一點都不難。

但是對秦昇海來說,也的確是「死而不悔」的。

那個當初找人打他的聶繼雄得到了應有的報應,秦昇海做那麼多也算有價值。

當然他原本想順便得到的那些支配權和榮華富貴,本來就是復仇心理的延伸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