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度最佳港劇!才播5集就拿下最高分,限制級題材差點被禁

2022年開年至今,華語真人虛構劇最高分由一部港劇拿下—— 《金宵大廈2》(8.4分)。

片名中的金宵大廈,原型即是位于香港九龍的香檳大廈。

香檳大廈于1957年建成,商住兩用,曾有相當輝煌的歷史。1980年代,大廈開始被黑幫、販毒、[色.情]等產業侵蝕,逐漸沒落,后來更是傳出靈異事件。

2019年,TVB以香檳大廈的歷史為靈感,推出懸疑奇幻單元劇《金宵大廈》。

此劇共20集,主線劇情圍繞大廈保安阿蕭和住戶空姐Alex前世今生的愛戀展開。

大廈地庫有一間荒廢舞廳,名金宵舞廳,它的原型是香檳大廈的瓊宮酒樓夜總會。

阿蕭、Alex,以及他們兩人的前世警察阿輝與舞女Coco的故事,便在50年前的金宵舞廳上演。

《金宵大廈》主線故事的獨特在于,「前世」和「今生」并非各自獨立,而是彼此勾連、互相影響。

同時,劇集還以大廈里的不同住戶為題,講述了十個完整的單元故事。

這些故事集結靈異、懸疑、恐怖等多種類型,在愛情、親子、名利等元素中刻畫人性和欲望。

如第二個故事《嬰》。

何太在兒子夭折后,故意接近徐太,并成為徐太兒子的保姆。

徐太兒子的出生與何太兒子的離世是同一天,所以何太堅信徐太兒子是自己兒子的轉世。

何太不斷以自己的「善解人意」蠱惑徐太的丈夫和婆婆,最終將徐太取而代之,故事中隱含的精神滲透意味讓人不寒而栗。

又如第六個故事《洞》。

宅男通過墻壁上的洞窺視美女網紅,令人想起馬來西亞作家張草的小說《偷窺》。

一名女子發現房東通過監視器偷窺自己,于是戳壞監視器,隨即傳來房東的慘叫,女子循聲過去,原來她戳到的,是房東的眼睛。

這些亞洲怪談式的窺私故事,通過「洞」放大了欲望惡臭、悚然的一面。

剛剛開播的《金宵大廈2》延續了第一部「主線+單元」的故事模式。

這一部也有兩個時空,當下的金宵大廈和上世紀60年代的精神病院。

當下,大廈業主Ella(李施嬅 飾)和咖啡師Maurice(陳山聰 飾)是一對戀人,60年代,他們則是主治醫師和精神病人的關系。

不同于第一部的是,第二部的兩個時空之間還有一個「夾層」,即金宵大廈的「七樓半」。當電梯按鈕同時在「7」和「8」亮起,七樓半就出現了。

七樓半仿佛一個異度空間,金宵大廈外陽光普照之時,從七樓半的窗戶望出去,可能是傾盆大雨。

七樓半還會改變人的精神和記憶,男主角Maurice進入七樓半再回來,就完全變了個人。

《金宵大廈2》的單元故事,以精神病人對主治醫師的講述呈現。

詭異的地方來了:60年代,金宵大廈還未修建,這位病人如何知道大廈住戶的故事?

唯一的解釋是穿越,這種穿越很可能和七樓有關,相信后續劇情會交代。

目前,《金宵大廈2》已呈現三個單元故事。

故事一《七樓半》,題名意在開啟全劇的時空設定,其中的單元故事是「長命契」。

結拜四人共同購置了大廈一處房產,誰最后死亡,誰就得到房契。陳生力和白威是熬到最后的兩人,白威患癌,時日無多,陳生力卻生龍活虎。

眼看勝局已定,陳生力卻意外身亡。他的兒子和孫子心有不甘,抓住陳生力詐尸的契機,制造其仍然在世的假象。

好不容易熬到白威去世,結局卻未按照陳氏父子的預料發展。

故事二《雙魚》,聚焦大廈內一對模范母女,母女倆都是雙魚座。

女兒渺渺少時被「父親」潑硫酸毀容,母親芬姐放棄自己的人生,寸步不離地照顧她。

她們的事跡被電視臺報道后,感動無數觀眾,兩人也順勢開通社交主頁,吸引不少關注。

數年來,媒體一直在追蹤雙魚母女情的后續,這為她們保持了長時間的熱度,社會大眾的善款也從未斷過。

但這只是表象。

關上房門,芬姐就會暴露極強的控制欲,在身體和精神上虐待渺渺。

然而世事難料,渺渺出逃之際,一場交通事故讓兩人完成了「角色」互換......

故事三《城寨英雄GO》,以電競游戲的形式聯動了2016年的熱門港劇《城寨英雄》,段迎風、刁蘭、畢得了等劇中人物,都在游戲里擔任通關角色。

這個故事的核心,是不懂游戲的父親進入游戲尋找失蹤的兒子,表達的是另一種親情。

總之,時隔三年回歸的《金宵大廈2》維持了系列一貫的都市奇談與民俗驚悚風格,并兼顧了電影化的創作手法與社會現實話題探討。

「長命契」中,從事殯葬業的陳氏父子以特殊手法為陳生力「吊命」,導致陳生力不斷以尸身撞擊墻壁,陰邪如麥浚龍導演的《僵尸》再現。

《雙魚》中,鏡頭直抵芬姐扭曲面孔時的壓抑,和臺劇《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里母親遙控兒子人生時的恐怖如出一轍。

驚悚風格之外,這一部還引入不少新鮮的時代元素。

雙魚母女利用社交媒體賣慘、游戲團隊被吸進VR虛擬實境等,都映照了當下世界的部分特征。

除此之外,劇集依舊著力挖掘人性的幽暗之處。

故事一中,白威尚未離世,其子便急著同陳生力的兒子商量將房子四六分,可見血緣親情早已讓位于房契利益。

故事二中,女兒在母親雙腿癱瘓后,像母親當初利用自己一樣利用母親,人生捷徑的吸引力不言自明。

這對母女立人設的目的之一,是長期低價租用大廈公寓,聯合「長命契」的故事,證明《金宵大廈2》觸及到了另一個現實問題:香港高房價帶來的住房緊張。

「香港的樓市是全世界最恐怖、最靈異的鬼故事」,第一部劇集中的臺詞,在《金宵大廈2》中同樣成立。

甚至,這種恐怖還從第一部的「納米房」升級到這一部的「室內墓位」。

《金宵大廈2》試圖在懸疑感和現實感之間達到平衡,也算是時裝港劇傳統的延續。

從早期的《我本善良》《大時代》《刑事偵緝檔案》系列,到近年的《嘆息橋》《星空下的仁醫》等,都在積極地刻畫人性、書寫時代。

從這層含義來看,《金宵大廈》系列的確稱得上是港劇復興之作。

《金宵大廈2》暫未播出的《姐姐》《嫁衣》《吃播》等7個故事,更加值得期待。

盡管近期《金宵大廈2》因為「演員涂黑扮菲傭」引發爭議,導致劇集險些被禁,最終不得不刪減部分戲份,但總體而言,這仍是今年開年以來最佳港劇。

所以,你開始追了嗎?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