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鑒證實錄1》:玫瑰花香味的香水是犯罪的理由

女死者:李雪芬

1997年的香港經濟多發達,在鑒證實錄第一個案子里就有人玩無人飛機,這不在郊野公園發現一具尸體被紅藍白膠袋包裹著。

聶寶言是一名法醫官,經過解剖,死者是名女性,年齡在20-30歲之間,脖頸有明顯的淤痕,死亡原因是被人勒死。下體也有撕裂,不排除死前被人侵犯過,因為尸體嚴重腐爛無法直接辨別死者身份。

根據死者戴著的隱形眼鏡,因為隱形眼鏡鏡片上印有著編號,警方找到眼鏡制造商,最終確定了死者的身份,李雪芬。

法證在死者的身上檢驗出男性jy,還在她的身上發現了一些羊毛地毯纖維,但是最特別的是在她的衣物上有多種汽車地毯纖維,警方初步估計兇手從事的工作應該和汽車有關。

死者居住的公寓大廈管理員反應,死者把車開到經常光顧的車行在寄賣。警方來到車行在死者的車上搜集線索,這時一個鬼鬼祟祟的中年男子站在車子旁邊,警察拿出死者照片問他是否認識,他搖搖頭說來來往往那麼多人肯定記不得,說完轉身走了。

其實這個男人叫倪志強因為制造zd害聶寶言父親被炸死被判25年,因服刑期間表現良好減刑五年提前兩個月被釋放出獄,然后在這家洗車行負責打蠟。根據洗車行老板回憶,死者李雪芬過來寄賣車子離開后,倪志強就向他請假也離開了。

倪志強有案底,是否他就是兇手。

二:女死者馬麗珠

這時又有一名死者遇害,死者名叫馬麗珠,是一名大學生,最近剛考了駕照,死亡原因與李雪芬一致,同樣在她身上發現男性jy,羊毛地毯纖維和多種汽車纖維。

兩名死者身上的共同點就是都有著同樣地毯纖維和汽車纖維,兇手如果是洗車行的人,倪志強的嫌疑很大,于是警方將他抓回來問話。

倪志強回答當時李雪芬穿著性感,開著車到車行寄賣后他想要勾搭她,但是被李雪芬說了一頓后心里有一把火需要滅于是就去招j。

馬麗珠考了駕照經常來車行試車,車行的人覺得她的目的不是試車而是想要勾搭哪個男的一直在背后偷偷笑話人家,倪志強看她很純真的模樣,在她離開之后偷偷跟蹤沒想到被她發現了還被她抓傷了手臂逃走了,所以死者的指甲上才會留下他的皮膚纖維。

但是倪志強的右手曾經在監獄中打架被弄殘根本無法使勁,更加談不上掐死死者。于是倪志強的嫌疑被排除,兇手另有其人。

三:女死者趙永妮

第三起遇害案又發生了,這次女死者是曾家喬的女朋友趙永妮。因為兩人鬧矛盾所以他一直在她家樓下等她,直到晚上2點左右看到她和一個男人一起回來,他因為害怕不敢面對所以他就去便利店喝了兩罐酒,直到聽到撿垃圾的人尖叫他才跑來看到她死在了紅白藍膠袋中。

死者趙永妮脖頸有淤痕,沒有被侵犯的痕跡,但是死者的兩個指甲被人削掉了,在她身上也同樣有著多種汽車地毯纖維。但是前兩名死者包裹的紅白藍膠袋底部沾有紫花竹的花粉,趙永妮的袋子上沒有發現。

紅白藍膠袋下的花粉成了破案的關鍵。

案件沒有絲毫的進展,直到曾家喬在洗車行附近一家服裝店看到服裝店的老板是住在園藝舍隔壁的時候,也發現他家中有種著紫花竹還有大量的紅白藍膠袋,案件一步步正撥開了迷霧。

小棠菜和曾家喬假裝兄妹來到阿van的別墅尋找線索,馬麗珠的手指有個割傷的傷口,而那個傷口正好被一創口貼貼上,而這個創口貼在阿van家正好有一模一樣的,各種巧合拼湊在一起成了作案嫌疑。阿van似乎感覺到了他們兩人來者不善,于是想要開車撞死他們,小棠菜拔出手槍朝著他開了一槍。

老婆背叛,玫瑰花香味的香水成了他犯罪的理由,因為他的老婆就是擦這種香水。

警方查到死者李雪芬和馬麗珠身上的羊毛纖維和阿van家大廳的羊毛地毯纖維吻合。警方將他緝拿歸案,原來阿van有著精神病,因為三年前他的老婆和別的男人跑了,被他發現后把他老婆打成內傷,最后他的老婆把他告了,就此他就開始痛恨女人,尤其是擦著玫瑰花香的香水的女人,他會認為這些女人很下賤,因為他的老婆就是擦這種香水。

李雪芬是他服裝店的熟客,案發當天主動來到阿van的店里因為移民想要找他吃頓飯,阿van就約她到他家里,李雪芬一身黑色緊身連衣裙,噴著一股玫瑰花的香水來赴約,阿van努力克制自己,但是李雪芬既然注定勾引阿van,阿van越看越不順眼,于是就掐死了她。

馬麗珠那天來到阿van的店里挑衣服,阿van隱隱約約聞到了她身上的帶著淡淡的玫瑰花香,于是就跟蹤她,等她一個人的時侯就迷暈她帶到了家里。

可最后阿van到死都沒有說出為何要殺了趙永妮。那麼趙永妮是不是他殺的?關注我帶你了解真相。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