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溫《金枝欲孽》,【傻白甜】玉瑩是否知道【撞衫】事件的真相?

后宮的忌諱,不能和如妃穿同一種顏色的衣衫

秀女們順利通過了初選與復選,最終住進了鐘粹宮,等待皇上最后的遴選,被篩選出來的秀女都是樣貌秀麗,心思靈巧的妙人。

這其中就有「情同姐妹」的玉瑩與爾淳。

爾淳表面上與玉瑩姐妹相稱,其實私下里和秀女淑寧以及沅淇是一伙的,她們的后台就是宮里藥材庫的管事徐公公。

爾淳和玉瑩親近,只是為了取得她的信任,然后借機除掉她,因為美麗的玉瑩是她和淑寧沅淇得到圣寵的最大障礙。

這天,鐘粹宮的秀女們得到一個恩賜,皇后邀請她們赴宴和聽戲。

秀女們喜出望外,卻又有些忐忑不安,因為她們早已打聽清楚,后宮里有一條不成文的規定,有如妃出席的場合,千萬不能和如妃娘娘穿同一顏色的衣服。

聽宮女說,寵冠六宮的如妃蠻橫刁鉆,曾經有一個秀女無意中穿了和她顏色一樣的衣服因此得罪了她,結果連皇上的面都還沒見到就因為失心瘋被趕出了宮。

傳言的真與假已經無從考證,但是秀女們都心中有數,那就是絕不能在如妃面前顯露鋒芒。

探知如妃心意的方法,使銀子

每當如妃要出席公開場合時,就是她身邊的宮女太監收紅包的時候。

他們收下秀女們的紅包,然后悄悄告知她們如妃會穿什麼顏色的衣服,這樣一來,秀女們不用擔心會得罪如妃,而奴才們也有銀子賺。

如妃究竟會穿什麼顏色的衣服呢?這個問題就算是她的貼身宮女也不敢直接去問,因為私自窺探主子的心意是絕對不行的。

掌事宮女寶嬋很聰明,她和太監小靈子默契配合,用手指頭來暗示小靈子如妃將要穿的衣服顏色,伸出幾根手指頭代表的顏色也不同,好比如妃選擇的黃色衣服,寶嬋就會垂下手伸出三根手指,小靈子看明白了就會吩咐底下的奴才們將消息傳遞給各宮小主。

傳遞消息時,奴才們會在錦盒里放進和如妃衣服顏色相同的花朵,這樣一來,小主們就會心中有數,選擇衣服時只要避開花朵的顏色就會萬無一失。

一波三折的陷害

這次出席皇后的盛宴,如妃最初選擇了一件金黃色的禮服。

奴才們有條不紊的往各宮傳遞著消息,不一會兒,秀女們就都知道了今天去赴宴不能穿黃色衣服。

玉瑩因為腳受傷,所以就和爾淳合作, 由她出銀子,爾淳跑腿,只不過,爾淳帶給玉瑩的消息根本就不是真的。

本來應該是黃色的花,但是爾淳拿給玉瑩的卻是紫色的花。

接著,爾淳還好心的幫玉瑩挑選了一件黃色的衣服,她笑著說這個顏色很適合玉瑩。

爾淳還貼心的告訴玉瑩,總之今天晚上我們都不要穿紫色就行了。

看著玉瑩乖乖的換上黃色的衣裙,爾淳心里暗自開心,這是她和淑寧沅淇一同布的局,為的就是讓玉瑩和如妃穿上同一顏色的衣服,讓她得罪如妃,最好因此被趕出宮去。

快到時間出席宴會了,爾淳三人的計劃卻出了岔子,因為如妃臨時改變主意,換上了一件藍色禮服。

奴才們馬不停蹄,趕忙將這個最新消息傳遞給了各宮小主。

爾淳從淑寧那里得知了如妃會穿藍色禮服的消息,臉上的表情立刻變得凝重,因為她已經沒時間再去通知玉瑩,然后和她慢慢商量,接著再哄她穿上藍色禮服了。

她正想著,打扮的花枝招展的玉瑩已經在外敲門了。

爾淳心思縝密,她不愿失去這次扳倒玉瑩的機會,于是她趕忙躺在床上,裝出虛弱無力的樣子。

爾淳趁著玉瑩喂她喝水的時機,故意將茶水灑在玉瑩的衣服上,接著又好心的告訴玉瑩,讓她穿上自己的禮服去赴宴,不要耽擱了時間。

爾淳心滿意足的瞧著玉瑩再次上當,穿著那件藍色的禮服匆忙趕去赴宴了。

當玉瑩身穿一襲藍色衣裙出現在眾人面前時,秀女們或是掩口輕笑,或是用同情的目光盯著她,淑寧和沅淇更是瞪大了眼睛想要看一出好戲。

只是眾人萬萬沒想到,壓軸出場的如妃竟然沒有穿藍色禮服,而是穿了一件和皇后同樣顏色的正紅禮服。

玉瑩僥幸逃過一劫。

玉瑩是否知道被陷害的真相?

看過《金枝欲孽》的小伙伴們都清楚,玉瑩看似毫無心機,實則鋒芒內斂,那麼這次爾淳三人的故意陷害,她有沒有看出來呢?

個人感覺,玉瑩已經看出了爾淳想讓她和如妃「撞衫」的計劃,就算暫時沒看出,最起碼她并不信任爾淳對她說的每一句話。

首先,她是帶著防備之心進宮的,而她心里比誰都清楚,自己的美貌一定會招來其他人的嫉妒,所以她在后宮的生活一定是險之又險。

她裝傻充愣的原因就是為了讓其他人放松戒備,毫無忌憚的來陷害她,這樣一來,玉瑩才能輕易地找到她們的弱點,然后出其不意的反擊。

其次,為什麼玉瑩明知道爾淳給她傳遞的是假消息,她還要一次次聽從爾淳的話,主動鉆進圈套里呢?

因為玉瑩知道,自己已經蒙騙住狡猾的爾淳了,在爾淳眼中,她就是一個蠢鈍無知的花瓶,如果自己找借口不穿黃色或者藍色的話,爾淳一定會發覺自己是裝傻,如果被爾淳發現了自己的真實心思,她一定會使出更加陰險的計策來對付自己。

最后,玉瑩存了些小心思,她故意將弄濕的黃色衣服交給宮女清洗,還「無意中」告訴宮女,這件衣服是爾淳不小心弄濕的,所以她穿上了爾淳這件藍色衣服。

鐘粹宮的掌事宮女聽說了這件事,她心里知道玉瑩被爾淳算計了,于是趕緊攔住了赴宴途中的玉瑩,想要讓玉瑩換一件衣服再去赴宴。

看著安茜著急的樣子,玉瑩愈發肯定了爾淳就是在故意陷害自己,但是為了維持自己「傻白甜」的人設,她還是急赤白臉的罵了安茜一頓,接著就身穿藍色衣服興高采烈的趕到了宴會現場。

玉瑩真的不害怕會得罪如妃嗎?

其實,玉瑩有自己的考量,她覺得如妃既然能獨霸宮中這麼多年,她一定是有過人的心機和智慧,看到「美麗無大腦」的自己身穿藍色衣服,而其他秀女全都沒有選擇藍色衣服,如妃不一定會生氣,以她的聰明,一定會看出自己是被人陷害。

玉瑩很自信,如妃一定會想到她的美貌會引得其他人嫉妒這一點,從而看出自己不是有心要得罪她的。

所以,玉瑩的「撞衫事件」其實是她在將計就計,想要引起如妃的注意,從而加入到如妃的陣營,借由如妃的權勢來達到自己早日侍寢的目的。

只可惜,不論是爾淳還是玉瑩都沒有猜到如妃的最終心意,如妃故意穿上和皇后同色系的衣服,正是在敲打秀女們,讓她們好好看清楚,在后宮里,只有她鈕祜祿如玥才有分量和皇后一較高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