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里,究竟是甄嬛負了皇上,還是皇上負了甄嬛?

選秀時驚鴻一面,皇上大悅,賜甄嬛封號,新晉嬪妃第一個問起她,不可謂不上心。而甄嬛進宮前就想被撂牌子,進宮后怕成為眾矢之的甚至服藥避寵,可知她雖進宮卻不是心之所向。

杏花影里相遇時,皇上看中的是她和純元一樣好的簫聲,和純元一樣淡然灑脫的個性,是替代純元的佳品。而甄嬛卻敬慕他的才華引為知音。

御花園解余氏之圍,溫泉新浴,甄嬛沉浸在愛情里難以自拔,把皇上作為自己的夫君,剪紅燭祈求白首不相離。而皇上呢?他回憶起和純元洞房時的龍鳳花燭。賜椒房撒賬禮,送各種禮物,籌劃給她生日,甄嬛只不過是眼前的情感替代品。

紅梅下的逆風如解意,本就讓皇上恍如隔世。驚鴻一舞,甄嬛更像是純元的影子,莞貴人和菀菀有了互通。

甄嬛在華妃宮里小產,醒來委屈地哭訴「皇上你回來了」。這時她還是深信并一心一意愛著皇上的,但皇上卻說孩子還會有的。他非常清醒,甄嬛只不過是一個小小貴人,華妃背后還有年氏一族,甄嬛成了犧牲品。

后來甄嬛胡蝶復寵,皇上經歷了波折失而復得,這時這段感情已經有了一定層次感。皇上日日來卻被甄嬛欲擒故縱婉拒,下雪天隔著門關心她的病,被趕走都不生氣。甄嬛卻說皇上的言行卻不如一盆炭火來得實在。

莞嬪封妃,甄嬛本來春風得意,也因為蓬萊洲一事與皇上濃情蜜意。舊衣一事讓皇上猛然發覺,甄嬛在自己心里的分量已經快要甚至已經超過了純元。他勃然大怒,禁足了甄嬛,寫出了菀菀類卿。他不敢寫甄嬛的名字,假裝自己的深情,假裝自己心里只有純元。

甄嬛生朧月后,皇上軟了心,主動給她台階要封妃,再三挽留。甄嬛請離,他放下萬人之上的驕傲,再次挽留甄嬛留在宮里的佛堂。這些舉動已經說明甄嬛在他心里的分量之重。甄嬛卻已死心,鐵了心地要離宮,也離開他。

病中囈語不是菀菀而是嬛嬛,凌云峰親自探望,不顧一切反對接廢妃回宮還替她安排好一切,非常細心地賜了「熹」字為號取光明燦爛之意。回宮后不用侍寢地陪她,晉貴妃讓她協理后宮,這時皇上已經非常愛甄嬛了。但甄嬛是為了什麼才回去的呢?為了腹中果郡王的孩子,為了遠在寧古塔重病的父親和家人,是為了利用皇上來達到自己的目的。

摩訶要甄嬛,皇上回絕了沒有給。最后原諒了嬛嬛與果郡王的私情沒有賜死她,那句有點哽咽的「去看看你的孩子們,他們都很想你」,是經歷了一系列事情之后的愛的表現。他可以不介意甄嬛的心在哪里,只要她還在自己身邊,他真的很喜歡甄嬛。

病死前,他對甄嬛愛恨交加。他回憶他們杏花微雨的相遇,恨甄嬛對自己的背棄,卑微地想要甄嬛喚自己一聲「四郎」。他們經歷了那麼多,即使想法是一開始的替身,到最后已經變了,變成了皇上的作繭自縛,他愛上甄嬛了。

但熹貴妃,她疏離而又冷淡地說:回宮后的每一天,每一次和你接觸都讓我感到無比惡心。

她給皇上生的六阿哥和靈犀公主,是和果郡王心有靈犀的指代。她的大度,她的從容,只不過是不愛了的表現。她最后陪在你身邊其實是為了確保萬無一失地殺死你,還有比這更諷刺的嗎?

如果沒有那麼多誤解那麼多隔閡,他們可能會春日吟詩賞花,夏日乘涼小憩,秋日折桂釀酒,冬日圍爐茶話。只可惜沒有如果。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