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踩過界》之另類的悲涼——人生悲劇之一,站錯CP

在《踩過界》里,沒有一個「正常人」,包括男一男二和女一女二。

這四個角色以及他們之間的化學反應簡直和劇里各類奇葩的案件一樣精彩。

你想看帥氣逼人的男主角?不存在的。

一個走路都需要拄著導盲棒的盲人律師文申俠,以男一號的身份出現在你面前。

好吧,那就美麗優雅的女主角吧?

不好意思,也要讓你失望了。

一個有江湖氣的豪爽派丑女「癲姐」趙正妹,以女一號的身份,作為盲俠的師爺,陪著他上庭。

男二號,偵探谷一夏,狂野不羈,感情用事,逗比體質。

女二號,法官王勵凡,漂亮冷艷又隨性真誠。

四位主要人物性格鮮明,分工明確。

兩個男主角:一文一武,一靜一動;兩個女主角:一丑一美,一俗一雅。

文申俠負責有型兼自帶主角光環;趙正妹負責有情有義外表平庸;谷一夏負責詼諧與跑腿收集證據;王勵凡負責風情萬種、美貌與智慧并重。

然而他們都有一個默契的共通點——

他們會為了「正義」,用不同的專業角色和處案手法,做一些「踩過界」的事情,維護無辜者的法律權利,并將歷經人生的「盲點」和感情起伏穿插其中,在情與法中伸張正義。

文申俠,號稱「盲俠」,作為一位視力障礙人士,情不自禁就覺得需要幫助。

然而除了盲,他是一位高冷毒舌的都市精英,漠視一切,拒絕社交。

他個性傲嬌孤僻,不喜與人過于親近,非常在意人與人之間那條界線,絕不能「踩過界」。

盲俠很忙,他表面貪錢,卻心地善良,正義感十足,專為弱勢群體爭取法律權益。

法庭上,他的表情是不卑不亢的,眼瞎但從來不缺自信,每句話都句句戳破人心。

如果想要跟世界和平相處,就成為強者,不管你用什麼方法用什麼看似荒誕不羈的行為。

盲俠本身是非常孤獨的。

他很有自己的想法,有自己的生活方式,并不以邊緣人為恥,且他也習慣享受這種孤獨帶來的特殊以及另類。

他可以用自己最適合的方式與這個世界相處,不在乎任何人的眼光。

讓缺點變成你的特色,這是一個過程;讓卑微變成一種驕傲,這是一種心理轉變。

但本質上盲俠仍希望有一個人,在自己需要的時候,不要拋下自己,不要讓自己孤軍奮戰,所以曾經他是渴望過親情的。

不過得不到也不抱怨,這是非常優秀的態度。

他從來就不認為天下父母生來就應該無條件地非常愛自己的子女,完全有可能這個子女生不逢時,或者不是最好的時間點。

這是一種非常驕傲的做法,用一種非常高級的態度面對這個看似低級的人生。

王浩信的演技可謂越發純熟了,如今基本可以做到演什麼像什麼,行云流水,特別哭戲很到位。

演盲人,不是掛著一幅面癱臉,就可輕松勝任這個角色的。

王浩信曾說,他演這個角色,演到「嘔心瀝血」。

這絕對是我從影以來最大的挑戰,演大律師已經很難,演盲人又難,加起來難度倍增。我事先做了很多準備功夫和資料搜集,比如到盲人中心,揣摩他們的心態和形態。我這個角色是個極度聰明的人,我要怎麼樣才能演繹出這種狀態?他說話要很快,所以我拍攝的時候很集中,對台詞要很熟練,一般拍12個小時候就會很累,但每天要拍到16到17個小時,可以說是嘔心瀝血。

王浩信確實為盲俠這個角色賦予了靈魂。

第一次關注到王浩信,是《名媛望族》里的鐘啟燁,一個年少氣盛的「二世祖」。

劇里有一幕,鐘啟燁犯下彌天大禍,被劉松仁飾演的父親鐘卓萬連摑13個巴掌。

正是這13巴,打走了他在事業上的霉運,他獲得了「兜巴信」的稱號,也獲得了上位的良機。

王浩信說:

拍被掌摑那場戲,拍之前我已經叮囑松哥不用留力,松哥巴巴有力,打到我的口都麻痹了,不過當時我好入戲不覺得痛,事后才發現臉腫了。

那場戲拍完之后,王浩信入戲太深,哭到停不下來,劉松仁上前抱住了他,以示安慰和鼓勵。

之后的《EU超時任務》里的「渠頭」,開始真正讓觀眾看到王浩信男主的潛質吧。

那是一個不裝bi,不耍酷,不抖金子,甚至行為舉止粗魯,完全放棄形象的圍村村長。

但看完你會發現,原來一個人也可以low得這麼有魅力。

說道王浩信,就不得不提到他的「伯樂」林志華。

監制林志華和王浩信合作了8次,他很懂王浩信的潛力和爆發力,無論是《EU超時任務》,還是《踩過界》,他都留足了空間給王浩信發揮。

《踩過界》中的盲俠,依靠一顆真心,一張巧嘴懲惡揚善、伸張正義。

王浩信演出了有型有格、傲嬌魅力十足的失明男主之余還將人物的超強四感、表面貪錢勢利、尖酸刻薄的嘴硬毒舌,實質內心柔軟卻充滿正義感的人情味詮釋得絲絲入扣。

微表情和身體語言都耐人尋味,淋漓盡致地展現了一個盲人是如何在黑暗中憑借澄明的心思來感受復雜浮華的人與事的。

趙正妹,黑社會老大的女兒,號稱「癲姐」。

她是盲俠的師爺,法庭上,就等于盲俠的眼睛,為他觀察對家律師、法官、證人等。

對待盲俠,她竭力掩飾自己愛戀的小自卑;作為江湖大佬,她義字當頭。對待朋友,她大大咧咧。

蔡思貝,演員本身就不說了,反正一堆黑料也是眾人皆知的。

我反正好感肯定是沒有,就只能拋開演員本身談她在劇中的角色了。

蔡思貝這次戴上假哨牙牙套及化上大疤痕,不懼扮丑,足以說明她是有可塑性的。

劇中她不僅扮丑,還飾演了一個黑社會大姐頭,粗魯又充滿正義感,默默守護盲俠,雖然總是被發好人卡,卻始終不離不棄。

癲姐活靈活現了一個外剛內柔,極富正義感,重視孝道、精怪般的社會姐,熱心無私地幫助遭受歧視或受不公平對待的人。

若說盲俠是「俠」字在名也在心,癲姐則非常義氣,除了轉介涉案客人、協助盲俠處理法律案件,亦會動用江湖人脈,做一些律師不方便做的踩界之事。

如威迫利誘證人令對方說出真相,又或保護犯人對付無辜受害者,頂住其他黑勢力等等。

癲姐個性沖動,熱血正義,不用靠橋段設計出來的光環加持,帶出草根的韌勁,有了港產本土特色的味道。

所以癲姐是個屬于路人緣比較好的角色,蔡思貝的演技較之前的角色是有明顯突破的。

男二號谷一夏,邋遢、機靈、沖動、臉皮厚,性格不羈、玩世不恭。

在劇中就是一個喜劇形象,和盲俠癲姐的打打鬧鬧,制造了不少笑點。

雖然中間仍免不了圣母白蓮,但總是給他人留以歡樂,最后勇于用自己的義肢鼓勵他人的谷一夏怎麼也令我討厭不起來。

他雖然沖動,但永遠有一股子別人比不上的韌勁,與戴德仁斗得最久、傷害最大的人是他。

所以前期的他是搞笑的,但后期悲傷又是深入骨髓的,這樣的角色也需要一定的表演功底的。

張振朗,一直頂著翻版cool魔張智霖的光環而出位的演員,這次的演技十分自然,幾乎找不到令人出戲的地方,谷一夏這個角色勝任的剛剛好。

被陷害炸毀一只腳,截肢并裝了義肢,從那銀哨子的CID轉做私家偵探,因而具備一切偵查技巧,卻不受警察規則所限。

他常以灰色手法,幫助盲俠偵查法律案件及搜證。

過于正經的盲俠遇到極度不正經的谷一夏,單是這條線就讓觀眾直呼過癮。

劇情開頭兩人就不斷飆車,老司機上身,連車速這種內涵段子都飆了出來。

兩人日常就是互懟,「基情四射」,笑料不斷。

女二號王勵凡,是近來受TVB力捧的李佳芯,在劇中飾演了一個具有反差萌的法官。

白天是高貴專業的美女法官,到了晚上就成了性感的夜店小野貓。

李佳蕊的長相無攻擊性,媚而不妖,相當帶感。

王勵凡習慣踩過界維護公義,但仍然堅守底線,這樣的法官實在少見。

她在劇中的一句話印象深刻:

喜歡就不要踩,不喜歡就一直踩。

顏值和雙商齊飛,她在對待自己生活和工作的那種一分為二的享樂主義,讓人非常羨慕和佩服。

這個角色太有看點了,又純又欲的典型,作為一個女人看了都「情不自禁」要愛上她。

最神奇的是,文申俠、趙正妹、谷一夏、王勵凡這樣的四個人,任意兩個都可以隨意搭配排列組成CP,居然都沒有任何違和感。

于是,看《踩過界》到最后居然有一種另類的悲涼——人生悲劇之一,站錯CP。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