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媛望族》:四個女人之中,鐘卓萬敬她最多,亦負她最深

鐘卓萬是上海土著。

他的父親經營紡織生意,因內地時局不穩,故而父親把他與母親送來香港。

從小到大,鐘卓萬都是萬人矚目的焦點,不但長得帥氣凌厲,并且成績優異,口才極佳,也因此恃才傲物。

當然,他有足夠的資本。

大學畢業后,鐘卓萬赴英國學法律,操著一口流利的英式英語。

學成歸來,不久便在香港打響了名氣,成了大名鼎鼎的律師。

鐘卓萬雖然是個律師,卻很有經商的天賦,當年正值香港的房地產蓬勃崛起,他看到了商機,知道將來有很大的升值空間,于是便創立了公司。

他利用自己在華人律師界的聲望,將生意經營得風生水起,打下了堅實的地基,短短幾年時間便躋身于富豪排行榜,并成為新一屆華商會的華人主席。

無論是在商界還是在業界,鐘卓萬都是叱咤風云的人物,光芒四射。

劉松仁不愧是「師奶殺手」,在《名媛望族》中打出「一王五后」之牌,駕馭起「風流老爺」這一角色絕對游刃有余。

盡管已經年過六旬,但一點不違和,那種強大的氣場無人能及,氣勢恢宏。

劇中無論是男人還是女人都「臣服」于他,即使他的高大英俊的兒子們都只能籠罩在其耀眼的光芒之下。

劉松仁出演這部劇,連戴的眼鏡都是自己親自挑選然后托人從國外帶回來的。

按他自己的話說,人物的細節對了,感覺才對,演起來會更到位。

向老演員的敬業精神致敬。

以前會覺得鐘卓萬這樣的人只是想要謀取權利,享受權利帶給他高高在上的社會地位。

后來發現,其實沒那麼簡單。

一個學富五車、卓爾不群的人何曾不會有自己的理想,要想改變這個社會,想要站在更高的位置上。

出生于商賈世家的鐘卓萬,他精明,卻不奸詐,這對于商人來說,是難得的質量。

良好的教養,加之豐富的人生閱歷,使得鐘卓萬沉穩、淡定、從容,談笑中不經意間就折射出成熟男人的魅力。

于是,功成名就、享譽城中的鐘卓萬,就如同當時的香港,經濟繁榮、如同自由天堂一般。

作為父親,不可否認,鐘卓萬很合格。

對于鐘啟燊要贏取季小由的態度和立場,鐘卓萬表示了百分百的默許,他對于子女教育的開明,出乎我的意料。

因為這不科學,完全顛覆了家長對于子女婚事的干涉這種劇情比比皆是的定律。

但究其原因,是有蛛絲馬跡可循的。

在鐘卓萬和鐘啟燊一起討論案情的時候,鐘卓萬一直會引導鐘啟燊思考,將伏筆慢慢點入。

如果鐘啟燊和自己的想法有些許偏離,鐘卓萬會做適當的引導,他們父子兩人可以針對各自的意見做相互的調整。

最后鐘啟燊都會說,自己父親做事的手段,確實讓自己有一些認同感。

我覺得這份認同感不一定是對鐘卓萬的個人風格予以肯定,很大程度上是對父親為人處世的邏輯老練的欽佩。

不僅身家顯赫,風流倜儻,人品貴重,鐘卓萬還懂得也愿意去討女人歡心。

對于這樣財力與魅力兼具的男人,也許太多女人都渴望做他的妻子,于是他有名有份的太太就有四個。

劉松仁曾說,出演了這部戲之后才知道原來香港是在1971年開始實行一夫一妻制。

大太太顧心蘭是書香門第的大家閨秀。

二太太爾嫣是前清皇朝的名門望族。

三太太易懿芳是上流社會的交際玫瑰。

四太太康子君是藝苑一線的當家花旦「賽鳳凰」。

劇情前半部分極力烘托了這個擁有四房太太卻井然有序大家庭的和樂景象,令不少人羨慕。

劇情開始的一場懲罰二太太爾嫣的戲,就將鐘卓萬「調度」女人的手段展現地淋漓極致。

鐘卓萬先攙扶大太太顧心蘭平息怒氣,再對從中調和氣氛的三太太易懿芳施展一招「回馬槍」,牽其小手,暗中調情。

然后一轉身又對受了委屈的爾嫣眉目傳情,拋媚眼「安撫」。

就在這樣的打情罵俏中,成功化解了家庭一眾女人的小風波,這場戲劉松仁眼角眉梢、身體小動作處處有戲。

但即便是這樣一個接受過新時代的教育,并出國留學接受新思想洗禮的人,骨子里仍然保留著封建思想。

他大男子主義,男尊女卑,提倡三妻四妾,女人是男人的附屬品,不準過問丈夫的生意更別想插手了。

于是鐘家一妻三妾的現實成了這個文明家庭最大的枷鎖,或者說是辛辣的諷刺。

關于鐘卓萬的女人們,原配顧心蘭命運最是悲催,是最常被丈夫「冷落」的正室。

韓馬利將這一「苦情」角色詮釋得令觀眾對她充滿了同情之心,看到她明明黯然神傷卻需強裝大度,著實讓人心酸和心疼。

顧心蘭,名門之后,和鐘卓萬之間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明媒正娶」,他們的結合代表了正統本土文化。

在思想守舊的時代,原配妻子們看起來最強勢,實際卻最傷心。

傷心恰是因為愛,而這愛必須順從,不可以違抗,只能淡然接受。

用一個好聽的詞來說,那叫「大度」。

但哪一個女人愿意和別人分享自己的丈夫?

哪一個女人不想得到丈夫全心全意的愛護?

哪一個女人,可以忍受永遠不知道還有沒有更年輕貌美的女人堂而皇之地走進自己的家?

她們的命運,就是如此無奈。

她愛他,是因為傳統的婚姻禮教。

她愛他,是因為多年培養的感情。

她愛他,也許更因為這個處事靈巧的男人每次跟她說:

在這個家里,我最尊重的就是心蘭你。

顯而易見,鐘卓萬對顧心蘭只是尊重,就如同對待他的生意。

或者說,鐘卓萬對待所有女人其實如同對待他的案件一樣,充滿了征服和挑戰的欲望。

他在極力用他男人的手腕去俘獲每一個有特點的女人來彰顯自己的獨特魅力。

從始至終,鐘卓萬生活在擁有極品女人的驕傲里,用他慣用的伎倆去維護各方太太的均勢,而從來沒有真正放開手愛過。

對顧心蘭,他不斷說官話夸贊她,恩威并重地地讓這個受盡了傳統禮教的女人不僅忍受了多女共侍一夫的不平等婚姻,還死心塌地地為他當賢內助。

顧心蘭打理家庭井然有序,料理家務分寸十足。

她始終以鐘卓萬馬首是瞻,一生都在包容他不斷帶回家的姨太太,接納其他女人分享自己的丈夫。

她還成全了一雙兒女自由戀愛的感情,沖破門第觀念,消解婆媳心結。

顧心蘭一生的付出都在求一個家,一個和諧平安的家,但是她的愿望可能太理想化了,所以有些難以實現。

但顧心蘭的付出所得到的,說的好聽是尊重,說的直白殘酷點僅僅只是擺設。

顧心蘭原本地位穩固,一兒一女深得鐘卓萬歡心,兒子鐘啟燊又是嫡出的接班人,本不必為了康子君和鐘卓萬翻臉。

但她單純直率的性格被易懿芳的情緒化所傳染。

如此一來導致鐘卓萬與她劃清界限,甚至在康子君沒進門時就剝奪了她作為大太太內務總管的職務,而是由康子君伺候自己的起居。

之后顧心蘭更是以中風為代價,改寫了鐘啟燊、季小由及金木水這段三角戀的走向,幫兒子留住了原本已決定離開的摯愛。

直到中了風,想要說一句話都已不能,鐘卓萬才感覺到自己這輩子對于顧心蘭虧欠。

顧心蘭一直以來的包容,骨子里終究是因為善良。

所以她會對自己的丈夫從一而終,可以諒解他一切的荒唐;所以她才可以和他的其他女人相安無事;所以她才可以將不是自己親生的孩子視若己出。

之后同樣是因為善良,她才會那樣輕易地讓自己的心肝寶貝女兒嫁給平民容達致。

更是因為莫大的善良,她才可以諒解兒媳季小由傷害自己兒子的出軌之舉。

誰都可以輕易地離開這個家,只有顧心蘭不會,亦不能。

所以最后讓顧心蘭死去,是讓我覺得最虐心的地方。

作為鐘家女主人的她,不斷克服作為傳統女性意識的固有缺陷,讓自己的一雙兒女各自都選擇了自由婚姻和跨階級婚姻。

最終,卻依然難逃抱憾而終的命運。

一輩子為了維持這個家庭的和諧體面,未曾想還是落花流水春去也,好不感慨。

也許編劇想告訴我們:一段委曲求全的婚姻是不會幸福的,但是當你放下一切,什麼都沒有的時候,或許你身邊的人才會想起一直默默付出的你是辛苦的。

或許顧心蘭最后躺在那一動也不動才是真正幸福的。

至少那些不曾圍繞在她身邊的人現在圍繞在她的身邊,對她關心體貼了,那個早已混亂不堪的家,也不需要她再操心了。

顧心蘭的這段委屈求全的婚姻是失敗的,但對整個家來說她有著功不可沒的成功。

在顧心蘭的身后,是鐘家上上下下所有人,對她的愛和敬意,包括那個曾經不可一世的鐘卓萬。

但無論鐘卓萬最終如何懺悔,他只能慶幸顧心蘭有如此的容人之量,卻無法彌補他給這個女人內心帶去的傷害于萬一。

鐘卓萬這一生,最辜負的人莫過于那個「潤物細無聲」的大太太顧心蘭了。

要不是她出了事,鐘卓萬早已不記得,顧心蘭一生最大的心愿,只是可以和他每天一起看日落而已。

這麼簡單的愿望,他卻從來沒有陪她去實現。

所以最后,鐘卓萬自己也意識到了,家里所有的悲劇,都是因他而起,他也因此而改變。

饒是繁華夢,也是癡人說夢一場。

雞湯文的教育也好,理性自我思想的覺醒也罷,越來越多的人不再相信童話,開始關注理性思考。

如果用心看劇,同樣可以通過這部劇去挖掘自己內心的情感。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