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海豪情》:被很多人討厭的「日記晴」,其實是個很重要的存在

如果我問,在《義海豪情》中你最討厭的哪幾個角色,也許你會說是鄭朗喜,也許你會說是梁非凡,也許你會說是馬麗華,但是我卻在網上看到了出現最多的那個名字——「日記晴」。

很多人都不喜歡劉晴,覺得在這部劇中,她的出現拉低了整個劇情的發展。

她清純美麗,樂觀開朗,也可以為了朋友和家人,挺身而出犧牲自己。但為什麼這種人設的女孩,卻如此不討喜呢?

不過我覺得,劉晴的設定,在編劇的心中,一定有她獨特的意義。

圖片來源于網絡

楊陽和劉晴,看名字就知道是一對,兩個人互相牽絆著,不離不棄。

劇集中其實并沒有過多地描述楊陽和劉晴的愛情,只是通過劉晴的日記來告訴大家,她與楊陽之間的快樂和痛苦,而劉晴的日記,還起到了一個轉述和過渡的作用。

晴晴自小便患有心漏病,所以一開始看到這個角色,我們便知道,她最終會離開人世,一定是個悲劇的結尾。

她雖然身患重病,但是她的內心卻有著一份別人沒有的堅強。

圖片來源于網絡

因為這個病,劉醒無時無刻地想要保護著她,楊陽不顧不切地呵護著她,甚至整個豬籠里都用愛包圍著她。

但在日本人侵略廣州之后,晴晴的內心都在成長,她甚至可以站出來保護她想保護的人。

這主要體現在兩件事上:

一是馬麗華為求自保,引日本兵到豬籠里抓劉晴,逃過一難的劉晴知道是馬麗華陷害自己后,勇敢地說出了真相。

二是面對向山達也,向山達也喜歡著劉晴,為了救楊陽,劉晴不惜犧牲自己的清白,最終感動的向山達也,放出了楊陽。但是向山達也并沒有死心,甚至在最后上演了一出逼婚。

而劉晴義正言辭地拒絕了他,并拿出手榴彈試圖與他同歸于盡,雖然最終向山達也被楊陽等人擊斃,從此豬籠里的眾人過上了逃亡的生活,但是依然會為這個勇敢的女孩感到贊嘆。

圖片來源于網絡

劉晴是不幸的,她的這個病最終會將她帶向死亡,她喜歡楊陽,卻又不想拖累楊陽,她一方面想與楊陽開始戀情,一方面又擔心自己的病復發。

生逢亂世,讓她的治療過程一再雪上加霜,但是她又是無比幸運的,她有一個好大哥對她疼愛有加,有著楊陽的深情對她至死不渝,還有來自豬籠里這些不是親人勝似親人的街坊的悉心照顧。

她愛著這些人,甚至于最后閉眼之前,也要深深地看一眼「豬籠里」三個字。

圖片來源于網絡

楊陽是個溫暖的男人,他可以精心打造出一個「晴晴居」,給劉晴作最后的避難所。

他會不顧自身安全,為劉晴四處找藥。

在電影院,面對著一隊日本軍人,兩個人為求自保給電影配音,說出的全部都是兩個人的心聲。

哪怕只有一秒,也是一生一世。

雖然劉晴很早便離開了這個世界,但是在楊陽心中,并沒有遺憾,因為他擁有著與劉晴的回憶,足以讓他可以幸福地度過他的下半生。

圖片來源于網絡

劉晴很重要,她的存在并不只是寫日記。

因為有了劉晴,劉醒的生活那會如此拮據,他為了給劉晴治病,四處賺錢,因為他是哥哥,母親對他說過,你要一輩子照顧妹妹保護妹妹,他這一生便什麼都能為妹妹豁得出去。

別人怎麼走,劉醒便跟著怎麼走,到了年紀就談戀愛,成家立業,每天上班抓賊,晚上就回家吃飯,月底發工資,給老婆家用,劉晴有病,省吃儉用,匯錢給劉晴,每個人應該是什麼樣,他便是什麼樣,今天不知道明天的事。

為了晴晴的醫藥費,劉醒答應九姑娘去救馬麗華,甚至于后面接二連三的種種交易,不但有了醫藥費,還讓劉醒與九姑娘的感情得以升華。

圖片來源于網絡

抗戰勝利后,劉醒要調往南京,他要在劉晴和九姑娘中間做個選擇,他真的很難,但是他對九姑娘說,大機率會去,因為南京的醫療條件更好。

九姑娘心里都明白,只是站在樓上定定地望著劉醒離去的背影,劉醒回過頭來,看向九姑娘的那一眼,難以掩飾的感情與內心的掙扎,讓人悲從心中來。

晴晴病逝后,劉醒決定和九姑娘一起走,在教堂里大聲和九姑娘說:

「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

此時的他已經毫無顧忌,面對自己的感情,就算失憶了,腦中依然留著這句話。

劉晴的存在讓劉醒有了來自親人的牽絆,讓他在親情和愛情中不斷地掙扎,讓劇情更加曲折,到最后重逢的那一刻,和可以讓我們感動的落淚。

圖片來源于網絡

而劉晴的日記,也并不像我們說的那些毫無用處。

她會寫她對九姑娘這個女魔頭的直觀感受,并不像傳說中那樣冷酷無情。

她會寫自己對楊陽為什麼若離若離,不敢接受不敢開始的矛盾心情。

她會寫因為日軍的侵略,自己要剪短頭髮扮丑,調侃自己是因為照顧阿祥的剃頭生意冷淡,才被逼剪得頭髮。

她會在勝利之后,在街頭到處走走,看看能不能碰到自己認識的人,知道大家都平安。

而這些事情,都不需要詳細的拍攝,通過劉晴的日記,可以讓觀眾最簡單的了解到更多的事情而不落俗套。

圖片來源于網絡

劉晴最終可以幸福地嫁給楊陽,婚禮上所有的人都在笑,劉晴也在笑,那一身大紅喜袍,讓她顯得那麼好看,但是誰又能想到,她將不久于人世呢。

命運就是這樣的不公平,生老病死,人類永遠都掌控不了,也逃不脫。

一個人走到盡頭,最慘的不是死,而是和最親的人分離。

她堅持出院,再回到豬籠里,她平靜地在楊陽的肩頭上離去,帶走了所有人對她的愛。

追思會上,楊陽讀著劉晴的日記,大家坐在那里,聽著日記中劉晴記錄著的生活,記錄著豬籠里的喜怒哀樂,記錄著那個時代的殘酷,記錄著與楊陽的愛情。

圖片來源于網絡

這個角色根本不多余,她是必須存在的,她推動了很多情節的發展,不是嗎?

在三十年后,當所有的人都已經白髮蒼蒼時,只有桌上晴晴的黑白照片依然笑顏如花,她將她最美麗的年華,留在了那個歲月,也留在了每個人的心中。

用戶評論